2009年3月4日

澎湖賭場殺人事件(by Maco)

澎湖賭場殺人事件

如果以下的寓言故事觸動了你,請在315下午一點到自由廣場來參加反賭大遊行,人多力量大!

寓言時間:2012年12月,冬寒料峭
地點:台北市某破落公寓中
新聞剪影:[台灣X報陳大為特訊]有位設籍澎湖賭島的青年王阿義,昨天被發現陳屍在台北市他所租賃的寓所中,據調查,他是來自澎湖賭島這批大量移民潮中的代表人物,原本是從事最夯的旅遊業,由於賭場興建過程中的社會失序也讓他被迫離開了澎湖,投入台北異鄉生活,也跟很多澎湖青年一樣,迷失在都市叢林中,儘管不只一次向好友提及想念家鄉,也鼓不起勇氣再回去生活,他說:「我只會帶人玩海,澎湖的觀光沒有指望了,我也不知道還能做什麼?」他是昨天選擇用燒炭來結束自己的生命,弔詭的是,原本全國自殺率最低的澎湖,在賭場發燒後,已發生多起燒炭自殺事件,而且連移居台北的王阿義都躲不過,這可說是澎湖賭場殺人事件的海外版。

背景故事:

澎湖自從在二○○九年底的博奕公投中,因縣政府故意讓公投日期與縣市長選舉相隔一週舉行,
很成功地拉低投票率,讓贊成派順利取得多數,縣長也順利當選連任,他在雙喜臨門之餘,
掩不住嘴角的笑意,宣示要成為全民博奕縣長,為吸引財團青睞,除了把公有地以最廉租金給他們使用,並協助他們取得最優惠的水電供應。在中央的挹注下,已開始大興土木,讓整個澎湖本島看來像個大工地。
澎湖的天際線愈看愈像台北,原本熟悉的澎湖島嶼景像,多了點後現代的破敗和滄桑。
縣政府為顯示全力拼博弈的魄力,經議會同意,把澎湖正名為澎湖賭島,
縣長為了正名一事,很慎重開了記者會:「澎湖的賭要讓全世界都知道,讓大家知道澎湖的新三寶是:賭場、沙灘及玄武岩,這樣一來,澎湖的觀光客人數會像夏天的五百萬朵天人菊般到處綻放。」

縣長開的支票一如公投前大家的預測一般,幾乎是沒有一丁點概率可兌現的。
首先,澎湖的天人菊近年已不再盡情綻放,縣長下面的人給他灌水幾十倍,
再來,他沒有想到很多爭議政策都像骨排效應,會產生很多意想不到的結果,
因這實在太超過他的思考範疇,所以當賭客還沒有進來前,原本的觀光客
被嚇跑了,他還百思不解,緊急召見了旅遊洪局長,顧不得他在公投前一場場
說明會所打下的汗馬功勞,口氣略帶急燥地問他:「趕快查查,為什麼觀光客都不來了?」
洪局長早就和縣長在賭場保衛戰中培養出情義相挺的感情,溫柔地回報:這是暫時的啦,
就像高捷在施工期間所造成的交通黑暗期一般,它很快就會過去,我們的觀光即將一飛沖天。

賭客還沒有來向局長報到,那些炒作客與黑道、歡場女子所組成的考察團倒是
絡繹不絕。近年國際經濟局勢一再探底,金沙、米高梅等大賭團已賭不下去,紛紛宣告倒閉,
在馬英九總統的強勢主導下,再加上行政、立法兩院配合修法,不僅大改施行細則(很多嚴格的規範都拿掉,它更有人味了)
主管機關經建會只得根據澎湖開發需求,一再壓低經營條件,目前最新的門檻是:只要有兩百萬美金的資金,就可以參與賭場標案,而且已排除非得外國賭團的規定。
這是相當有利於所有財團經營的條件,光是利用它週邊的基礎建設來做生意,
再與原本想分一杯羹的飯店合作,這張賭弈執照絕對可以讓他翻上好幾翻。
所以各方人馬都來了,包括很多國內政商的熟面孔,使得縣長滿臉春風得意不已,
好像他自己也是事業成功的紅頂商人一般,澎湖賭場專賣原來這麼有意思!

骨排效應就像是丟了顆石頭在海裏,它的波紋會逐漸往外擴張,
至於什麼時候弄翻一艘船,不會有人曉得。原本住馬公市區,就近從事旅遊業的王阿義,
也在幾年內的時間,像水波一般被慢慢被往外推,先是因馬公地價騰飛,他租不起房子,只好搬回了鄉下老家。又因為觀光客銳減,他的業務量下滑,原本還勉能糊口,但因各種物價因商家預期要發達的心態而開始飆漲,他開始感受到生活的壓力,這是前所未有的。澎湖人樂天知命慣了,只要一碗粥一盤魚就可以飽餐一頓,後來就連魚也變貴再也買不起。他想自己去釣來吃,又釣了老半天都不上鉤,後來才聽說大大小小的土木建設已經污染了海洋生態。他氣不過,就投書地方報社抗議,但根本就石沉大海。他只好再被推出去,移往更遠的台北,租了個小套房,加入微薄工作者的一員。只要有錢糊口飯吃,他什麼活都肯幹,這些包含營造、電子、派送等零工,不但薪水低,沒有保障,危險指數也高,包括最終放棄了,燒炭走人!

他的父親憂心忡忡從澎湖趕來,老淚縱橫希望能見他最後一面,卻只看到他的遺言:
我對不起爸媽及兄妹,請你們原諒我,但我是真的想留在家鄉澎湖,
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如果能再見一次澎湖澄澈蔚藍的大海和無礙的天空,我死也無憾!

1 意見:

澎湖光明 提到...

這是第一次看到作者這樣風格的創作,有點無釐頭,卻也讓大家去思考賭場後可能的景像,
我們若缺乏想像力,很容易錯做情勢。愈清晰的圖像,愈能讓我們每一步都走得穩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