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5日

有賭場,焉有未來(一個澎湖在地人的反賭論述)by 劉昱明

劉昱明**


本文的考量點


要談澎湖的博弈(為求用詞明確,以下正名為賭場)問題,由於所涉及的問題點繁雜,且多有價值上利益衡量的必要性,為求鳥瞰此議題,以謀求澎湖人,及全台灣民眾的最高福祉,我們必須先釐清人生幸福要件的要件。


很清楚的是,一個人生存的滿足,植基於精神上的健全、身體上的健全、及經濟上的健全三者1,又這三者都必須有一定程度的滿足,缺一不可。故以下的討論乃先初步定義賭博,再就這三個面向予以切入、討論。


賭博的定義與基本的價值疑義


賭博基本上是將人們經濟上的得失,完全仰賴於未知的機率,又因為玩者眾多,因此會造成贏者通吃的刺激感,而有些抵抗力差,思慮不清的民眾,易於耽溺在這種刺激感當中,又賭場的氛圍常凝造成「敢賭的是大爺」的印象,例如有美女、音樂、醇酒環伺,使欠缺定力的人(多數人?),常在輸到賭注一毛不剩時,才恍然、驚覺,然若迷迷糊糊地簽發本票(本票可直接申請強制執行),則不但為時已晚,且可能代表一個家庭的破碎與絕望。


支持賭業者常謂,無需將賭博污名化,在國外賭博不稱為gambling,而是gaming,只是一種遊戲罷了;復有論者陳稱許多人明明都有去賭場玩過,為何又主張賭博的道德疑義?


若我們善意理解,則前者所表達者,著重在一個情況,亦即一些人去賭場只是尋求短暫的刺激娛樂罷了,看是無傷大雅,為何會遭致嚴厲的道德批判呢?然,此說嚴重忽略前述中,賭業剝削意志不堅之人的財產、心智、家庭的問題點(即成癮性賭博),而試圖以一些人成功獲得五觀刺激的利益,來弭平另一群人人生破碎的慘況(這種情形在我們的身邊、新聞報導中屢見不鮮)。我們要反問:為什麼要如此殘酷的考驗人性呢?難道現今盲目的多元主義(思想),容許我們棄置一些人的身家、未來?而無情地去誘惑他、摧殘他的人性嗎?自由本來不是永無止盡的,終須以整體的人群利益權衡為依歸。部份人不務正業的自由(這是利益嗎?),如何能衡平另一部分人整個人生的利益呢2?


因此前者殊不可採。而後者只不過是全無理性思考下,心虛的烏賊戰術而已,不必認真看待,此說只體現道德棄守者的無力感而已3。


三、精神層面─基本教育價值的悖反,與文化上的失落


(一)、長久以來,我們在學校、家庭中,常被教育需腳踏實地、要怎麼收穫便要怎麼栽,然賭博此種活動的性質全然顛覆教育的根本理念,主張不勞而獲,故直接使得教育的理念形骸化。況賭業若由政府主持、發放牌照,則此種負面教育的效果益發顯著。試想若此種理念被踐行,則澎湖、台灣焉有未來4?


或有論者指出,全球許多已開發國家設有合法賭場,似可間接證立賭博的正當性。然,吾人應有如下的認識:

全球尚無一個國家明文合法化賭博,顯示賭博所造成的社會惡害舉世皆知。
許多國家開放賭博是為了防免本國人多至他國賭場消費,並非肯定賭業的正當性,而是一種病態的、經濟計算下的「賭業全球化」現象。並且,近來中國政府亦實施限制中國旅客赴澳門旅遊5的政策,似業已體認到賭害的殺傷力。
外國的社會環境及文化與台灣並不相同,台灣的社會未必有外國開放賭業的社會條件,更遑論號稱淳樸的澎湖。
數字並不能確立正當性,例如外國亦有開放性產業者,難到台灣因此也可隨之開放嗎?
因之此說並不可採。


(二)、筆者在澎湖所受的教育,如今回想起來,環境上的情境教育所帶來的正面影響,大於智能上的收穫,因為,澎湖是一個浪漫的、充滿啟發性的地方,那裡的陽光與微風總是滿注予人們活力,那裡寒酷的東北季風總是惕勵人心,而這些的特質,正是旅外的澎湖學子,內心的驕傲與心靈上的寄託6。


為什麼澎湖會吸引許多外地的,包括本島與日本等國的年輕學子、青年旅人來旅行,一言以敝之,就是物以類聚。因為澎湖夏季的純淨,炎熱的活力,自然會吸引年輕的、鮮活的心靈,來這裡駐足,沉思,獲取心的能量。簡單的說,澎湖的文化,就是海與風的文化,就是自然的文化。


而今天,有一些人看不見澎湖與自然文化間的臍帶,硬是要以賭博特區這種冰冷的人造設施、超捷徑,爆發戶心態的手法,直接來招攬旅客,而想要逃避對文化環境的營造。這會造成前述的年輕旅人對澎湖的夢碎了,並且很難再予重建,而澎湖則蛻變成只能吸引對文化毫無期待,更別談年輕活力,甚至同具有爆發戶心態的人前來旅遊,如此一來,久而久之澎湖就成了一座「金銀島」,而年輕的一代,就成了失落的一代,文化上失落、心靈上失落。因為,若硬要說賭博特區有什麼內涵,也只是「你敢玩,我就陪你玩」而已,這會牽引更多接續的負面社會風氣,而完全與本來澎湖的文化吸引力被道而馳7。


身體層面─生態環境的危機


澎湖此一蕞爾小島,一年承受近五十萬旅客,對環境的傷害力本已甚劇,若如官方所稱:賭業可吸引一年五百萬人前來旅遊,則此全年無休的結果,澎湖的生態環境焉能負荷?遑論至今澎湖縣政府根本未試行環境影響評估,我們如何能相信澎湖的環境不會超載?澎湖為了迎合財閥的、觀光客的水電需求,環境上要有多大犧牲?官方所聲明的配套,即海水淡化場、海底電纜,先不論其可能性,單就「是否過度開發環境」的疑問上,就根本不見具有說服力的說明,人民根本無法安心!


又賭業一開放,許多自然環境、景點即易被財團把持,本地居民的環境權受限,原本自適的活動區域不見,何能期待當地居民可以保有健全的身體?


經濟層面─空洞的說辭難掩圖利財團、只導致地下經濟發展的疑慮


澎湖的觀光基礎建設,以及冬季東北季風的自然限制,以在地居民的眼光,根本無法達成倡議者所痴心謀劃的賭場藍圖;近來報載美國賭博業金沙集團傳出破產危機8,令人嚴重懷疑澎湖這種不搭調的小格局經營,玩的出什麼成果?最後賠了資金又失去地方聲譽,我們真想問問那些倡議者,你(妳)賭的下去嗎?因為,澎湖的自然限制,只會有小規模的零散賭業特區,因此只要新鮮感一過,根本只能形成如美國大西洋城(Atlantic City)一般的蕭條狀態,因此有些人所希望用道德換取的經濟利益,在現實全球賭業衰退的前提下,只是一個很空虛的、消極的泡沫幻影而已9。


其實澎湖縣政府的總預算與人口,在比例上本已優於本島人民甚多,又加之諸多免稅福利與基本教育的多項補助,難以如論者所言澎湖人有多痛苦,況且澎湖的居住生活滿意度向居全台前三名,我們不禁要問:澎湖難道不夠好嗎?需要財閥、政府以愚民的政策與口號,搞的澎湖賠了夫人又折兵10。


並在賭業的觀光前景不看好的情況下,極易導致澎湖只剩下賭博、色情、毒品等地下經濟氾濫11,造成在地的社會治安敗壞,一個人間樂土的浩劫!


又有論者指出,發展賭業可使澎湖優秀的外地子弟回流就業,減緩人口外移。誠然,賭業一開放,短期內既有的澎湖人可學成返鄉,從事相關的金融與觀光業,但事實上,賭業的管理階級鮮少可能由本地人出任,本地人多僅能就任發牌手(荷官)等低階雇員,而淪為打工仔;復就長遠而言,澎湖小孩於賭業開放後,勢必越來越沒有出外就學、就業、拓展視野的動機,此惡性循環的例子一開,澎湖比第居民的社會地位勢難有翻身、階級循環的機會,難保不會成為外來集團的終身勞工12?


結論


賭業對澎湖人的精神上、身體上的傷害由上述已可確立,而在經濟面上,本人除了對賭業的包裝手法感到疲倦外,對其灰暗的前景亦不表希望,不論主政者以多麼空洞的數字、貧乏的論述來試著說服皆然;並且,長久而言,賭業更會造成澎湖更嚴重的階級不平等與對立,以及本地小孩出外求學意願低落、愈見狹隘的困境。因此,我堅決反對賭博。

1 意見:

澎湖小澤 提到...

欣見澎湖後繼有人,旅台學子有這麼強的論述能力,能夠針砭賭博之惡,以及提暢生命的價值,這真是可喜可賀。任何論述都需回歸基本命題:人為什麼而活?如果人有爭取幸福的能動性,我們是否有條件可以活得開闊幸福?透過賭博,可以達到人生的目標嗎?還是它正是最有可能摧殘生命的罪魁禍首。請大家詳讀本文,祝福您有諸多收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