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8日

在澳門,巨型賭場正面臨難關

瑞士自由報 記者 Thierry Jacolet 在澳門報導
09/02/2009 18H28 (蔡宛璇 譯)

Le Campanile, le Rialto, le Grand Canal 甚至有划著威尼斯輕舟的船伕們:"威尼斯人度假村酒店"在1百萬平方公尺內濃縮了所有關於威尼斯的觀光景象。

只差沒有淹水季來補齊這幅美景...還有...也來映照出現況:幾個月來,這艘巨大豪華的商船正在溺水。而且,它並不是唯一的例子。

打個賭,在澳門,全都在變樣!在這周日下午,三對拍婚紗照的新人在一片義式文藝復興背景前百姿勢。他們是少數對"威尼斯人"的外部感興趣的人群。倒不是人們對這些喧鬧浮華的建築不感興趣,而是真正的好戲藏在裡頭。

來看看那些黏在賭桌周圍的賭客,或是在人工的藍天下,成排的人群走滿了整條依樣仿造的威尼斯道路。不遠處,船伕們載了情人從嘆息橋旁經過。

只不過,他們並沒有如真正的威尼斯船伕那樣,有引吭高歌的心情。去年12月,世界最大的賭城開除了500個員工,其中有一半是這些船伕,同時減少了1000個合作者的工作時數。

"我很擔心這只是整個過程的第一階段而已",一個逃過失業的保安人員說道。在澳門擁有"威尼斯人度假村酒店"與另外兩家賭場的,是超大集團"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這幾個月來猛然撞上亞洲與美國的經濟低迷。

就像主導其它世界性賭場工業的領頭集團,這些美國人掉了許多羽毛。他們掉的羽毛如此之多,以至於必需將他們在這舊葡萄牙殖民地的其它建設計畫都暫停下來。

集團的老闆Sheldon Adelson(席爾東.阿得森),決定重新審視原本預定投資在澳門Cotai大道上的51億美金。


對中國內地賭客的簽證限制
在這條長1,2公里的狹窄土地上,眾多賭場和飯店與住家形成對比,許多相關工程都胎死腹中,半途喊停,或放慢步調。

離"威尼斯人度假村酒店"500公尺遠的地方,挖土機宣告暫停了一座名為"銀河渡假城"的巨型建物群。這個工程的第一期已產出了一家賭場和三家飯店,但它已不會如預期時間一樣,在2010年以前完工。而且如同《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和《新濠博亞集團》,《銀河渡假城》也必需裁撤人員,和放無薪假來暫解問題。

中國當局的一項決策將此地的氣氛降至最低。去年,北京透過新的簽證規定,決定將兩個月一次改以三個月一次,限制中國國民參訪澳門的次數。因此,國民不能以同樣的簽證前往香港和澳門。這是非常沉重的一擊,因為在澳門,有三分之二的賭客來自中國本身...。

去年所有的賭場一共在關閉了城中4300個賭桌其中的300張,還有12800個吃角子老虎中的1000個。

十六浦度假村酒店的平均賭客掖注:每人約6美元
不過無論是十六浦度假村酒店或是威尼斯人度假村酒店,中國人並沒有讓多數的賭桌空下來。
在舊城區旁的一家五星級飯店附設的賭場中,105個賭捉和300個吃角子老虎機將人成串地吸過去。但這也許是種"新奇效應",因為這是最新的一家,開幕還不滿一年。

"到目前為止,我們的營運還好。有70% 以上的飯店客人會去賭一把",這個賭場的經理人說道。
但賭場中附設的旅館Sofitel經理人王女士認為這只是個想令人安心的表面話。"現在是還好,不過今年我們都等著難捱的時刻來臨。"在十六浦度假村酒店裡面,堯(譯音),一個38歲的中國人,第一次走在大理石地板上,不過,這也可能是最後一次。"這家賭場我不太喜歡。

而且,今天晚上在carribean stud我輸了47美元"。不過這還不打緊,我還輸過比這個此慘得多的
。堯是澳門的常客,但這已經是過去式了。他以前每年來玩三到四次。

他說:"不過,新的規定下來後,我得少來些了"。不遠處,一對台灣來的夫妻表示他們來這裡最主要的目地是來見識一下。"我們有玩一點,不過只是試試而已",男子說到。就像多數的旅客,他們下的注都很小。在十六浦度假村酒店的娛樂場,每個賭客的賭費平均僅約6美元。

貴賓桌前的大戶變少
所以並不是這些大量來去的小賭客們為賭場帶來巨額的財富,而是那些在私人廳內大肆揮霍的大戶們。他們所提供的佔賭場賭金收入總額的70%以上。

克利斯.阿姆斯壯(Chris Armstrong) 是這家總址位於香港的亞洲建設與房地產公司Judd Farris的重要顧問,他觀察到: "我相信最主要的問題並不在於賭客的多少,而是在於哪一種賭客不再光顧了。

多數的賭場靠的都是那些豪客來投下高額賭金。假若他們不再光顧,那賭場的收入勢必大大地減少。"況且賭桌上的錢早就已減少許多。

百家樂(Baccarat)貴賓席的收入通常是賭場最主要的收入來源,但在2008一年間,此項收入一共減少了近三分之一。

許多市場觀察家都普遍認為,對於博奕工業而言,這是黑暗的一年。香港總商會. 首席經濟師David O'Rear說道:"這些賭場在短時間內大量建成,並將指望建立在中國的賭客或遊客未來將可以無限制地前往。

這種模式已經不可行。情況如果繼續下去,好幾家賭場可能會面臨破產倒閉。"在全球的博奕首都,人們卻已經必需為自己下賭注...

報導媒體:法國:http://www.rue89.com/2009/02/09/a-macao-les-casinos-geants-dans-une-mauvaise-passe

瑞士:http://www.laliberte.ch/

1 意見:

友人Hung-chun的回應 提到...

北京政府的簽證規定,以及豪賭客的減少,背後的原因是同一件事:澳門的豪賭客主要是中國大陸各地的官員以及暴發戶,他們把有問題的款項弄到澳門當作賭金,賭完贏得的錢,其來源就可明白標示為賭博中贏得的錢,而不再是來路不明的黑錢。簡言之,澳門成了合法的洗錢管道。北京政府也因此試圖以簽證控制這些人前往澳門的機會,而結果就是豪賭客的減少。在這種狀態下,賭場獲利自然大幅下滑。

忘了是在哪裡看到這種詮釋的,不過聽起來很可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