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2日

受賭場污染的心,再也找不回來(by 善學)

律師父慈安:

四年半前、如風中殘燭的我回到澎湖養病。九成多的復發率和五年存活率只有一成七的情況下,幾乎不敢懷抱任何的想法,一心只想安置好妻小後自己能靜靜的離開。猶記得剛回到澎湖時、在八月溽暑之間,夜半睡眠時竟仍需棉被禦寒。第一年的冬天、那無窮盡的北風和彷彿冰凍千年的嚴寒,讓我不知是否能等到來年的春天。

當小雲雀飛上青天、奮力啼叫時,春天來了。當一片土黃的大地冒出新綠時,春天來了。當雞角刺伸出鋸齒狀的葉片時,春天來了。當滿山遍野的天人菊盛開時、春天來了。是的、我撐過生命中最峻寒的冬天。我要像天人菊般、不畏強風、不畏乾旱,年年綻放出美麗的花朵,宣告生命的可貴。

雖然我不是土生土長的澎湖人,但是我熱愛這片土地、這片讓我重生的土地。正當當身體稍好時,我加入講堂。在薰習 導師「人間佛教」理念後,即積極投入社會關懷的行列,我用身體力行來表達出我對這片土地的愛。也希望招募更多的人來當志工,大家一起來愛護澎湖。

然而聽聞賭場設立公投在即,善學不免憂心忡忡。只因我們澎湖有著國際級的玄武岩景觀,有著非常優美的自然、人文景觀,最重要的是擁有純樸的民風。試想、全台灣有那些地方治安這麼的好,全可以車子不用上鎖、甚至夜不閉戶這都是我們所擁有的。然而、賭場設立後,這一切可能都改變。賭客湧入,造成島內負荷增加。自然環境遭受破壞,珊瑚礁、淺海生態將全面滅絕。最重要的是、人間最後一塊淨土便消失了。一旦賭場設立,澎湖人將在一夕之間將祖先千百萬年來留給我們的資產敗壞怠盡。
天人菊沒了、我們可以再種。受賭場污染的心、卻再也尋不回來了。身為澎湖的一份子,我們怎能不三思呢?

善學合十

1 意見:

澎湖小顏 提到...

看到作者善學所言,幾乎讓人潸然落淚。他在澎湖恢復了對生命的渴求,也重新找回生命力。這是澎湖這塊土地的力量:能夠讓人得到重生,其實我想也不謹是他,很多的澎湖人都是從土地得到生命的出口。只是我們常忘了是土地帶給我們生命的一切可能。我們一定不能忘記,因為這回土地希望我們對它有所回饋,只是去投票支持土地的一個小小動作,就可以把它拯救回來,不被那些政客肥商惡性侵佔。
人心不見了,真的就回不來了。請大家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