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2日

給澎湖爸媽的一封信(by Maco)

親愛的爸媽:
要請求您們的原諒,我沒有聽從您們的耳提面命,參與了這次的反賭運動。我不願在您的孫子才剛出生的這個時候給自己添麻煩,只是想要對自己的生命負責,把握這個澎湖發展史上的關鍵點,為家鄉澎湖盡一份小小的心力。
政府經常犯錯,所以需要人民來監督,就拿這次來說,他們顯得特別荒腔走板:為了通過離島博弈案而違法降低公投門檻;連施行細則及相關刑法都未訂定就提出法案;還沒有充份配套措施竟敢就通過法案;為了公投過關而造假資料遊說人民;為了公投過關濫用行政資源,違反選罷法的規定…。
錯誤的政策會為我們的土地帶來莫大傷害。我們已有前車之鑑:二十多年前宋省長在澎湖各村里撥款蓋碼頭、堤防及消波塊,如今縣民已嘗到苦果,除了生態及地景的破壞外,也讓漁撈業一落千丈,成為澎湖開發史上的最大災難。
鑑往知來,我們對所有的開發案都要保持警覺。像這次政府也在說服人民:博弈的發展可以讓澎湖繁榮二十年。政治人物的週期本就短淺,他們不知道我們要的不是二十年的耗損,而是一個永續發展的願景,是可以讓我們安身立命的長遠規劃。我們不要二十年後,再來怨嘆當初的政策錯誤。
政客來去只是一時的,土地才是生命中的永遠;所以現在的眾聲喧嘩是破曉前的黑暗,堅持下去才會有黎明的到來。我不希望您的孫子將來責怪我:「爸爸,就因為您們這一代未能保護我們的島嶼,讓我們就像失根的浮萍一樣…」
這次因參與反賭運動,結識了釋昭慧法師及幾位社運前輩,看到他們這二十年來為台灣社會所做的努力,就覺得感佩。這是台灣最大的價值所在。
親愛的爸媽,我記得您們常常教育孩子的:「做人要誠實,要有中心信念,這樣才能保持人生的價值恒常不變。」 這次澎湖的事情,其實也是價值觀的論辯。我們到底要眼前的利益,還是要長遠的福祉?我們要被金錢誘惑打敗,還是要保存我們的精神價值?我們要享受物質生活,還是多為孩子的教育思量?我們要把未來賭在賭場上,還是要開創多一點可能性?我們可以無視於環境鉅變,還是要守護我們的海洋母親?
就像您們在我心目中的指引般,我也希望成為女兒的典範,希望在她生命最困頓的時候,心裡面有個父親的影子在跟她說:「請堅持下去,孩子,只要是對的事情就去做,不管遭遇任何挫折,父親都會支持妳走下去。」
也希望反對賭場有好的結果,可以做為最特別的結婚五十週年賀禮,送給我最敬愛的爸媽,祝福您們永世恩愛白頭偕老。

2 意見:

阿方 提到...

Maco,這果然是你的風格,感性又說理。祝你新年快樂。這段時間多休息一下吧,過年後再努力囉。

台北勇僑 提到...

澎湖的上一代較保守,很高興看到這一代的成為有擔當的運動者,這對於澎湖是件好事。每一個社會都需要公民社會的能量來衝撞,才會更加進步。澎湖,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