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5日

小眾深度旅遊V.S.博弈(by Maco)

住在島嶼上的人一聽說澎湖要發展博奕,立即聯想到的是澳門大軍團式的casino,

很多人去澳門是為了想翻身去賭一把。筆者想到旅人來澎湖是為贏錢而來,而不是來度假散心,想著心裡直發毛。有論者說,賭場只是整個規劃案中的一小環,不會對澎湖造成太大衝擊。果真如此,又何苦為了不痛不癢的小賭場(既不會提振澎湖的觀光,也沒有提供太多就業機會),毀了澎湖的fame,讓海上渡假天堂蒙塵?以下的幾個論點,是把萌芽多年,已日漸茁壯,並看得到希望的小眾深度旅遊(結合生態旅遊及深度人文導覽的一種旅遊形態)與博奕做個比較,試著去釐清島嶼發展上的一些問題:

1.在自然生態及人文古蹟永續發展方面:小眾深度旅遊強調保育觀念,促進當地資源保育,是負責任的旅遊方式。透過它,遊客並得以從自然與人文資源中得到喜悅、學習與啟發。另外,小眾旅遊促使地方獨特性的存續及多面向的永續發展。因為小眾旅遊從傳統產業、地景、建築、自然風貌乃至耆老智慧等資源都可善加結合,當澎湖珍貴資源受到居民及遊客的重視時,這些資源更有被活化並傳承的可能,因此除市場開拓帶來經濟獲益的增加外,更重要的是,使島嶼大小議題及資源受而重視、島嶼特色多元化,島上的人更對島嶼有認同及光榮感。博奕關心的是現時的金錢獲益,而非島嶼永續發展。

2.在就業機會方面:小眾深度旅遊可提供眾多就業機會,因為旅遊業需要很多人來共同涉入做專業分工,精緻的小眾深度遊更是如此。不管是導覽解說人員、生態教練、領隊等帶領人員,或是餐飲及地方產業從業人員等等,都可一起進入這樣的旅遊模式,一起把客人服務好。就像四十年前的漁業盛況,它做為一個火車頭產業,可帶動地方各行業發展。博奕所提供的就業機會較少,而且是要經過訓練的人力,人力技術層次較高,不是人人都有機會從事的。其人力需求也是單調的,較無法吸納各方面的長才。

3.在地方產業的發展上:傳統的地方產業會因為小眾深度旅遊的推展而更蓬勃或是得以轉型。除了增加產品的購買力之外,也有機會包裝出好的遊程,讓傳統的地方產業可因為與觀光結合而收取創意收入。例如山水的魚丸加工廠有推出過做魚丸体驗,讓觀光客除吃得到好吃魚丸,也可多了解澎湖的魚丸製作產業,是深度既有趣的行程,也為工廠賺取額外的門票收入。另外,帶客海釣的漁船,就是藉由觀光客轉型的好例子。在漁源逐漸下滑的澎湖,很適合發展精緻的休閒漁業。每一艘漁船都可用自己的方式,帶給旅人一段海上特別的遊程,讓他們体驗漁家生活以及海上休 閒,是極具魅力的一種旅遊形態。目前島嶼已有很成功的案例,也鼓勵著船家朝這方向思考。博奕則因其集中經營的特性,對地方產業的挹助不大。

4.在孩子的教育上:教育的良莠,除攸關每一位未來主人翁的價值觀及人格健全,直接影響到社會命脈。以澳門為例,因為賭場的磁吸效應,社會風氣敗壞,讓很多孩子從小的志向丕變,嚮往到賭場工作。他們念完基礎教育後,就一窩蜂去考賭場訓練學校,替代可能會讓他們有較多全人發展機會的一般大學。他們的價值觀早被定型:賺錢是生命單一出口,其他的技能、興趣與才華都不重要,金錢遊戲是人生唯一的真相。試問,這樣的社會如何健康?一個健全的社會是多面向的發展,每個人都會尊重不同行業的價值,所有行業共存共榮。很擔心澎湖的將來,若真發展博奕,我們的孩子受到高薪的誘惑,變得目光短淺唯利是圖,成為出賣自己靈魂的浮士德,島嶼也會被祖靈所遺棄。

5.澎湖做為台灣最後一塊海洋淨土:澎湖列島讓每年的台灣本島逐浪客可以在航程一個小時內,就有個這麼乾淨純樸的渡假島嶼可以親近。旅人來到澎湖洗淨風霜,在海天交錯的中放鬆心情,整個人天寬地闊,回到本島準備再出發。筆者從事民宿業這幾年,看到了澎湖做為一個台灣離島渡假島嶼的重要性。很多被生活的重擔及競爭壓力折磨的朋友們,來到澎湖這麼自然的島嶼,可得到真正的休憩,好像回到心靈的故鄉般自在舒暢。他們的假期雖短,三、五天的時間,也足以讓他們徹底放下工作,回到像是童稚期無憂的原初自己,並在離開時就寄望明年的再訪,來澎湖這件事彷彿已變成推動生命往前的動力。這是澎湖的魅力所在,也是澎湖的價值:讓台灣本島人有個很好的渡假選擇,可替代國外渡假島嶼,因為澎湖除發展出各種不同的小眾旅遊型態,比國外很多島嶼更好玩之外,它的花費少,語言相通,社會型態相近,更有二、三十年前台灣的懷舊氣氛,讓人感覺親切熟悉。博奕的發展與目前的旅遊型態不僅相左,會立即影響目前的旅遊條件:大規模的建設會破壞自然的原貌,賭博興盛也會侵蝕善良民風。而這兩者是澎湖永續發展的根本。

6.澎湖在做為國際渡假島嶼這點上:澎湖的沙灘美景及玄武岩地景極具吸引力,非常具有國際競爭力。很多國外旅人來訪,多驚訝於澎湖這麼美好的自然條件,竟然沒有被披露。公部門在行銷澎湖的方法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對於很多國外旅人來說,愈自然的美景,特別是沙灘及海底生態,是他們最嚮往的度假條件,而澎湖完完全全符合了這樣的條件。問題是,如何把澎湖行銷到國際媒体上,讓很多人知道澎湖的美?公部門如果加緊腳步,愈多外國人來澎湖,並改善軟硬体的條件,讓遠道而來的旅人玩得更舒適安心,這就是澎湖推展國際觀光的最好方向。大自然會說話,可能只需幾禎很棒的照片就可把澎湖行銷出去,所以方向如果明確,用對方法,並持續推動,要把澎湖觀光推向國際舞台並不難。困難的是,若博奕通過,公部門要管理好博奕這大機器,並同時要操作難度更高好多倍的行銷,以現在公部門的量能來 說,是不可能的任務。一不小心就會倒向一邊:博奕興盛,澎湖變成眾所週知的賭博之島,不再是海洋渡假天堂;博奕做不起來(很有可能,因為我們的競爭者有新加坡、澳門、南韓等都非省油的燈),澎湖又回到原貌,但是卻多了破壞原本開闊天際線的建築物。最有可能的狀況是,兩者都得不到:澎湖被賭博島污名化,不僅博奕不成功,自然及人文條件也被嚴重破壞。

7.小眾深度旅遊可強化返鄉潮,讓更多人才可以回來造福地方:小眾深度旅遊旅遊興起吸引青壯人口回流,在經營過程中,累積經營管理能力、提高團隊人力及服務素質,而養成一個個地方專業團隊,若能將關懷層面從本業擴及到地方,協助地方環境提升,讓更多人有更好的發展機會,就會形成更好的循環,吸引更多願為地方貢獻心力的青壯人口返鄉,地方也更有邁向永續發展的可能。

8.快樂指數可繼續往上走:澎湖人的快樂指數是全台第一,很多人不見得收入高,卻也因為島嶼花費少生活簡單,很容易滿足。整個台灣本島的生活形態愈來愈都市化,消費文化盛行而且步調太快,很多人感覺到壓迫感。因為人際網絡完整,很多人在澎湖感到自在,就算是沒有太好的收入,因為有很好的感情連帶,社會的安全網很密實,所以不怕在突遇困境時無以為繼。很多社會底層的人在這裡也可以活得心安自在。有一次筆者在花嶼看到三位唐氏症的孩子在門口玩耍,他們臉上的表情是如此平和,讓人印象至深。整個社區都在呵護著他們。這就是澎湖,儘管貧窮,人也活得有尊嚴。發展小眾深度旅遊讓很多人找到出口,可依海洋及土地賴以為生。它所需的資本不多,需要的是技術與創意。其實,更重要的是對自己及其他生命的熱情,所幸,大部份的澎湖人的內心都是火熱的。發展博奕會讓社會結構產生改變,可創造出一批新富階級,但因物價上揚,物質主義及及功利思考變成主流,會讓很多底層或邊緣人,更入貧無立錐之境。

1 意見:

chiachi 提到...

在澎湖工作了近一年的時間
這裡真是個美麗的地方

就像文章中裡面提到的
有這麼多豐富的人文歷史自然景觀
已經是永續發展最好的資源了

不論博奕可能帶來的正面經濟繁榮或是負面社會問題及資源消耗,都是捨本逐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