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1日

澎湖不宜開設「觀光賭場」(葉智魁教授著)

支持在澎湖開設「觀光賭場」的人們一再強調,「設置賭場特區」不僅可活絡當地的觀光產業,帶動地方繁榮,更是振興澎湖的特效藥,彷彿只要有「觀光賭場」,澎湖發展的所有問題皆可迎刃而解。這些人似乎無法体認:「經年累月所累積下來的問題,是不可能藉由任何特效藥在短期內予以解決的。」姑且不論背後是否涉及個人利益,所有推動爭取開放「設置賭場特區」者所提出來的論點,無非是希望能藉之滿足人性需求、紓解地方財政困境、吸引外來資金、帶動地方發展、解決社會問題、增進國家社會福利,當然,這些出發點與立意都相當值得肯定。但是,根據美國經驗,所有支持開設賭場所描繪的瑰麗遠景都是假象,事實與具体的數據顯示,除了極少數像拉斯維加斯的特例有在經濟及稅收上得到利益外,其他開放設賭的地方都非但沒有「振興經濟」的效果,地方產業反而卻因賭場所帶來的「取代效應」以及「吞噬效應」,而導致「經濟陣亡」的苦果。而即使是像拉斯維加斯這個得以在經濟上獲得好處的賭場特區,也毫不例外地與所有開放設置賭場的地方一樣,嚐到了嚴重的負面衝擊,在炫眼的五光十色的繁榮表象下,治安敗壞與犯罪率提昇已成為無法揮的夢魘。換言之,絕大多數開設「觀光賭場」的地區除了沒有產生振興地方經濟的效果外,反而給當地帶來各方面嚴重的惡果。相信,這絕非是澎湖人所想要的「發展」。
其實,無論是個人、地方,或是國家的整体發展的終極目標,都是「利用厚生」,也就是「提昇生活素質」或是「增進人民福祉」,因此,你我的福祉絕不應該,更不容許在發展過程中被犧牲。在短視近利、無知、或是缺乏遠見的情況下,人們卻會很容易地在推動發展的過程中,將這個終極目標遺忘。而從政治、經濟、社會、治安、文化、教育、環境保護等角度來看,推動發展「觀光賭場」都有悖「提昇生活素質」或是「增進人民福祉」的目標。
希望推動在澎湖開設「賭場特區」者,經常以澎湖人窮怕了,作為澎湖應該被准予「開設賭場特區」的正當性理由。但在遠見與天下雜誌的調查中顯示,台澎地區二十三個縣市中,澎湖與其他的縣市比較起來,除了在住民的主觀感覺上算是一個比較「可以住人」的地方,而在客觀的條件上也算是相當不錯的地方。從這些資料結果中,我們似乎無法找到澎湖「窮怕了」的連結,它可能不過是賭博企業、相關利益團体及政客們拿來當作向政府爭取「設置賭場特區」的籌碼罷了。
澎湖若真要提昇生活素質或是增進人民福祉,發展方向必須要正確,所選擇的產業政策更不能牴觸這些目標,我們可以斷定,爭取設賭場特區與發展賭業正好與這些目標完全背道而馳。

4 意見:

Maco 提到...

"澎湖人都窮怕了",確實是政客用來遂行其目的之最常見說法。澎湖人不是很有錢,但卻並不匱乏,尤其在心靈的感受上。應該說"感覺匱乏"這件事是主觀的,很多人明明很"好業"了,卻還是感覺匱乏,因為他們所需求的較高,常達不到標準時,就會有匱乏感。像這次華爾街金融風暴,很多金融金童會感嘆:這是最壞的年代,一副世界即將毀滅的狼狽樣,其實他們不過是從過度被膨脤的薪資,回歸到平民的水準罷了。所以從世界各國來分析,國民所得的多寡,不能與快樂指數成正比。君不見世界最快樂的國家之一,在喜馬拉雅山下的尼泊爾,它的國民所得只有台灣的二十分之一,但是人民樂觀豁達,其心境常常像山頂上的雲朵一樣安然自在。

在台灣本島常常聽聞有人因失業而燒炭,這件事在澎湖尚不可想像,因為我們的社會安全網較溫暖密實,社會的邊緣人往往有支撐他們活下去的網絡,包括所有人際與自然資源的部份,這是身為澎湖人最奧秘之境,人的價值不能被化約為物質,而是在人與人之間、人與自然之間的某處。這是澎湖人的幸運,也是澎湖的可貴之處。

我們也希望有更健康的發展,更有保障的工作,但相信不是賭場提供的那種;我們要的是穩定的發展,是建基在土地與人情上的,是給與我們心靈滿足感的,而不是掠奪性的。
澎湖人數百年來的生存哲學,其實是很符合永續發展的。並不是說澎湖人沒有冒險精神,要不然也不會在七百年前在船隻簡陋的狀況下渡惡水而來;澎湖人長久養成一種天人合一的生活哲學:我們的祖先在島嶼之間駕著船帆,聆聽海洋的指示行事,有點收獲即回到家中,對自己的家人或是鄰里,回報他們身為島民的神聖職責。他們從不自私,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成就他人:常常冒著生命危險與海洋搏鬥,但是他們並不輕忽,他們敬畏大海,有一種信念在他們心中隨著年紀與經驗茲長,這是一種海洋與土地所教化出來的神秘主義,揉合在祖靈信仰、自然崇拜與家族鄉里的依戀之中。

所以,當有人一直強調,"澎湖人窮怕了",聽了心裡直發麻。如果在澎湖有自我毀滅的咒語,那肯定是它了。祖先在海邊的墳裡恐怕也不會安心,因為澎湖人開疆拓土的精神與尊嚴,都被後代子孫遺忘乎?再怎麼苦也是吃粥配魚,牙一咬東北季風就過了,等到來春又是綠意盎然,白沙無垠的場景了…

我寧可相信不是這樣的,澎湖人不會淪落到賤賣祖地來蓋賭場,更不會讓娼妓與毒品,代替石敢當來裝飾我們的街角,就為了要多賺點錢?這如何可能呢,會不會又是巷議弄談間一則未經證實的消息?真希望這個冬天儘快過去…

傅千榕 提到...

這篇留言是從連署平台上選出來的,要謝謝傅小姐,可用來呼應葉教授的文章:

一旦澎湖變成賭博黑島,會讓現在島民的生計嚴重被破壞,蓋了賭場後,很多傳統觀光及零售、餐飲產業都會被排擠而空洞化,當大家知道賭場的成立之後,所有的專業人才都會主動前往澎湖尋早新商機,反而會壓縮到澎湖人的就業機會,這樣的代價是非常大,再來衍生的治安問題(重刑案、搶劫、強暴、傷害、偷竊等等…)與色情等問題,會毀掉社區,讓孩子從小就學壞不念書,社會發展嚴重失衡。我們可想想看,在澎湖設立賭場到底是讓誰賺到錢?路人皆知的財團與政客。誰在付出社會成本:全體澎湖,放了澎湖吧!讓澎湖維持原本的美麗。

趙仲昆 提到...

這篇留言是從連署平台上選出來的,要謝謝趙先生,可用來呼應葉教授的文章:

堅決反對澎湖設立賭場!!!
不要再用那些"大家有錢賺"的話來欺騙我們了!!有錢賺的根本只有你們財團跟政府官員!!!
留下的敗壞跟無法收拾的殘局卻得要澎湖的居民來承擔!!
台灣根本不適合設賭場!!更別說自然為本的美麗澎湖!
滾出去!!不要把我們的菊島給弄臭了!!!

張鳳珠 提到...

這篇留言是從連署平台上選出來的,要謝謝張小姐,可用來呼應葉教授的文章:

看看國外的巴里島馬爾地夫等等,就知道一個天然美景就是最大的資源,它可永續帶來無污染的觀光財,只要懂得保護它和作一點不破壞生態和人文的配套設施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