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6日

開放觀光博奕 鎖定離島

開放觀光博弈 鎖定離島
〔記者王孟倫/台北報導〕觀光博弈確定在國內開放,經建會昨天表示,根據評估,決定博弈特區優先設置在離島,以降低社會衝擊,未來只要立法院完成「離島建設條例」、「博弈除罪化」,及地方民意過半數支持等步驟,觀光博弈即可上路。

馬英九總統在競選期間曾多次表態支持在澎湖設置觀光博弈;馬政府上任後,經建會再度著手進行博弈評估報告,並已經完成相關內容,預計將在明年一月初送行政院核定。經建會指出,根據政府今年七月完成的民意調查顯示,約有四成四台灣本島民眾贊成開放賭場,有三成七反對,其中,贊成者有四成五認為賭場應設於離島,只有一成不到認為應設在本島;離島地區民眾有四成七贊成開放,反對為三成六。

整體而言,對是否開放賭場,贊成與反對比率差異不大,但無論本島或離島民眾,大部分皆同意在離島設置賭場。經建會主委陳添枝表示,為降低博弈開放的負面效果,必須先走完「三項步驟」,第一步驟是國會的支持,也就是立法院通過「離島建設條例」,讓賭博除罪化。

第二步驟是行政部門再提出兩項配套法案,包括「綜合型休閒度假區管理條例」及「博弈管理辦法」,並獲得立法院支持通過。第三步驟為市場接受度,必須要有當地過半數民意支持,及有業者願意參加觀光博弈投資。陳添枝指出,「只要走完這三個階段,觀光博弈即可在國內設置」。
陳添枝強調,博弈開放目前只鎖定在離島,因為隔離效果佳,且民意比較能夠接受,加上離島資源條件比本島差,若不讓離島優先,以後就很難有競爭機會;但是未來不排除在本島設置博弈賭場的可能性,還要觀察評估在離島的經營狀況。

由於鄰近亞洲國家的賭場事業都面臨經營困難,此時台灣才開放觀光博弈,是否時機不對?對此,陳添枝表示,離島長期以來一直有開放賭場的訴求,政府對博弈則一直採取謹慎態度,如何能夠在降低社會衝擊下開放,因此,這項政策評估是提供開放要件,「但政府並不會去催生觀光賭場設置」。

5 意見:

Maco 提到...

身為澎湖人,看到為降低衝擊而把博弈選在離島澎湖就覺得礙眼。我們這麼不會珍惜自身條件的美好,讓這樣的邪惡之器來我們的家門,就為了多賺一點錢或是一份工作?我們要這麼自眨身價,明明是坐擁金山銀山,有這麼好的條件,卻像乞丐般跟中央要賭場??先想想蘭嶼人如何抗爭核廢料,他們那麼團結想把核趕出家門。想想美濃人當年如何反水庫,也因為他們夠團結,後來他們贏了。想想蘇花高,花蓮人同樣也在經濟及工作的誘惑下,成功把它抵擋了下來。再想想人家金門人可以很傲氣的說:我們不需要賭場,我們有金酒公司。澎湖人能不能說:我們不需要賭場,我們有很美的沙灘。觀光及生態旅遊是我們的希望,這是我們的根,把根除了,引進外國企業來搞博弈,這絕對是不可行的,就像中國時報賣家產來買運動債,到最後什麼都沒了。這一代的私利與無知,會把澎湖整個葬送掉。我們願扮烏鴉,有些話聽著剌耳,但都是肺腑之言。

我真希望自己是本島人 提到...

"但無論本島或離島民眾,多同意在離島設置賭場。"

"經建會指出,根據政府最新民意調查顯示,約有四成四的台灣本島民眾贊成開放賭場,有三成七反對;其中,贊成者有四成五認為賭場應設於離島,只有一成不到認為應在本島。"

"根據評估,決定博弈特區優先設置在離島,以降低社會衝擊"

"未來離島若發展博弈有困難,經建會將評估本島有無機會。"

從最近報導及上篇文章中標出的這些字句,就能看出:

澎湖人和澎湖土地真的比較不值得被保護,真的被當成白老鼠!!!!

老鼠藥物中毒死了,對人體的影響可沒甚麼影響,頂多承認實驗失敗,再找另一隻進行下一個毫無整體思量的實驗!!!!!!!

Kimmy 提到...

經建會主委說的是人話嗎?他說:為降低整個台灣的衝擊而把博弈設澎湖?請問澎湖人不是人嗎?可悲的是,我們縣長還大力歡迎,甚至在之前也是他在爭取,還有沒有縣格呢?真令人痛心啊!

Maco 提到...

開放博弈應是很慎重的政策,可是中央決策之草率可由以下兩點看出:一、沒有公聽會及正反雙方辯論。二、立法院竟擅自把公投門檻壓低,就為了好過關。這是在玩火,有一天執政當局會把自己燒掉,也把台灣都給燒了。這跟把台灣賭下去沒有什麼兩樣。

阿k 提到...

金門發展博弈 縣長有疑慮
【經濟日報╱記者林安妮、陳慧敏/台北報導】

2008.12.01 04:03 am


政府有意推動離島博弈產業除罪化,協助外島發展經濟。不過,金門縣長李炷烽表示,澳門經濟榮枯全繫幾家賭場之手,風險偏高,日後一旦金門面臨選擇,將交由島民自決。

金門過去經常被外商點名是最富條件發展博弈特區的離島,行政院長劉兆玄今年8月也說,將以博弈除罪化來發展離島觀光產業。李炷烽過去鮮少對外表態是否支持興建賭場,日前出席海基會台商座談會時,稍稍透露他的想法。

李炷烽表示,金門有朝一日發展博弈事業,很可能會落入「操之於人多,操之於己少」的窘境,外資賭場在金門落戶,一年可以賺走幾百億元,但是只要碰上景氣反轉,金門經濟恐怕立刻一蹶不振。

他舉澳門為例,在博弈事業鼎盛時期,金沙集團每股股價要100多美元,但景氣反轉,股價一下子就掉到8美元,他形容,「青春美少女,何必羨風塵」,金門要拚經濟,還是靠自己的手最實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