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4日

反賭團體拜會澎縣府 籲縣民站出來拒賭場

(中央社記者高茂雄澎湖縣23日電)台、澎兩地反賭團體代表及宗教界人士今天上午前往澎湖縣政府拜會,表達反賭立場。他們隨後在縣府門口舉行記者會,並舉標語和呼口號,呼籲澎湖縣民站出來拒絕賭場。

反賭博合法化聯盟召集人釋昭慧、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執行長何宗勳、綠黨秘書長潘翰聲專程到澎湖,由澎湖反賭聯盟召集人林長興及馬公基督長老教會牧師夏德輝等宗教界人士陪同,前往拜會澎湖縣政府。

縣長王乾發因公赴台北開會,由副縣長呂永泰和縣府旅遊局長洪棟霖接待。釋昭慧指出,澎湖縣政府在博弈說帖以及宣導說明會中並未將博弈產業的優、缺點及正反兩面同時向縣民完整呈現,只強調博弈好的一面,沒有提供透明的資訊供民眾作選擇,造成澎湖人可能被美麗的包裝和謊言所蒙蔽。

釋昭慧表示,反賭博合法化聯盟已向監察院檢舉澎湖縣政府涉嫌瀆職、圖利他人、詐欺,縣府如果繼續違反行政中立,可能會害執行的基層公務員觸法,「甚至連退休金都泡湯」。釋昭慧說,就算未來合法的博弈觀光園區禁上本地人進入,但賭博的歪風一旦被挑起,居民想賭就會跑到地下賭場去。博弈未合法時,地下賭場已一堆,未來博弈開辦後,地下賭場將更氾濫。

釋昭慧說,澎湖要拼經濟很好,但不能賺造孽的錢,更不能害民眾傾家蕩產。呂永泰表示,澎湖縣民有知的權利,縣府目前做的,是告訴縣民博弈產業到底是什麼,未來經公投後,如果縣民多數反對,自然作罷;如果多數贊成,縣府有義務依公投結果推動博弈。

縣府的角色是被動的,一切取決於民意。潘翰聲表示,澎湖縣民不只有知的權利,更有知道真相的權利。縣府以一大堆推估出來的數字,向人民畫一個大餅。例如預估博弈開辦後,每年會有500萬觀光客到訪,根本不可能,且澎湖的交通、水、電等基礎建設也無法承受。

釋昭慧說,澎湖有美好的天然觀光資源,縣府不應隨意揮霍。縣府先以美麗的包裝和謊言來給縣民洗腦,意圖讓縣民作出錯誤的判斷,再把責任推給公投,完全不負責任。反賭團體代表及宗教界人士結束拜會後,接著在縣府門口舉行記者會,並舉標語和呼口號,呼籲澎湖縣民站出來拒絕賭場。 980223

5 意見:

匿名 提到...

你們反博奕同仁,可以為澎湖在地人找一條明路嗎,過去幾年為何不替澎湖好好規劃,讓澎湖成為國際度聖地,現在博奕法通過,你們才抗議說不可設博義奕,又說對子孫影響,我是住台灣的澎湖子弟,對博奕是保持中立態度,看著澎湖百業蕭條了無生氣,人口嚴重外移我還是投贊成這一票

ws 提到...

我也是在台灣工作的澎湖子弟。

就是因為大家長期以來只選擇離開,卻又期待留下來的人提出好的發展方針。關心澎湖永續發展的人多數又是沒有政治權力也沒握有資源分配權的地方環境或文史工作者,或從事其它小規模深度旅遊業的族群。如果執政者不關心並傾聽這些長期觀察澎湖,了解澎湖特色的人的聲音,他們要如何能有效地影響政府(在不進行任何抗爭的狀況下)?

如果移居台灣的澎湖子弟只能無奈於離家的現實,但自己不試著對澎湖有更多的了解,並試著去想像它的未來,甚至更主動地發出聲音,或者實際地行動,而不是只等著別人來做,或只等著政府狗急亂跳牆的提出”唯一”一個爛選項,來讓我們劃圈叉遊戲...我們公民的身份難道就只剩下去投票而已嗎?

所以您提出批評是好的,但其實是有失公平的,因為您把自己所能提供去改變澎湖的一份力量排除在外了!

如果澎湖的發展應該是永續的,那麼責任就不該只是在少數幾個主動跳出來的人身上,更不該只是在拿了全民的血汗錢隨意規劃豪賭的政客身上!

我想反博奕的人們也一直在思考澎湖的未來(否則何必耗盡力氣反對政策),只是澎湖的明路還需要一個有新思惟的領導團隊,和許許多多願意把路一步步走出來的居民或共同參與監督的鄉親,而不是只坐等著外面的財團來拯救大家(因這樣而成功的例子在世界上應該極為罕見吧)。

匿名 提到...

我很贊成趙先生看法,希望大家換個角度去想想

澎湖要發展觀光博弈產業,一般認為反對者多以公教人士為主,皇家海洋商務旅館負責人趙自致對此從商業角度形容,認為地方和中央猶如公司企業,公教人士做為員工,應該力挺公司政策,讓公司拿得出績效,這樣的運作才是正常,他深切長考,公教人員最沒資格反對,尤其是領退休終身俸者。
 趙自致指出,澎湖和中央的關係,可以恰如其份的用公司企業體制來類比,中央政府是總公司,澎湖縣是地方分公司,但這家公司長期有營運上的問題,就是地方分公司一直拿不出績效,收入連負擔員工的薪水都不夠,還必須仰賴總公司撥款協助。
 澎湖人常埋怨不受中央重視,用公司的角度來看,當分公司全靠總公司養活時,當然不受重視,為什麼台北分公司可以講話最大聲,誰叫他們錢賺最多,有本事每年上繳給總公司;金門分公司也是開發出酒廠這一樣商品後,成為全國福利最好的分公司,在總公司眼中比澎湖更受重視,這是很現實的。
 澎湖分公司長期依賴總公司,收入與支出失衡,其中多數用在員工薪資上,要改變經營困境,必須拿出新的方法,讓公司起死回生,不要讓分公司繼續成為總公司的負擔,而博弈產業就是最有效的方法。
趙自致說,從小的教育一再告訴我們賭博不好,他認同這樣的說法,可是澎湖不往觀光博弈這條路走,還能走哪一條路?什麼方法都試過了,若澎湖無法經濟自主,甚至有餘力上繳給中央,只會持續拖累總公司財政,因此他認為當公司政策要往博弈產業發展時,做為員工的公教人士,實在沒有反對的立場。
 趙自致表示,公教人士的薪水來自人民納稅,人民是公司的股東,當公司經營出狀況時,當員工的薪水繼照領,一毛不少,卻不准股東賺錢,尤其公教人士薪資有相當的保障,退休還有在職時八成以上薪水可領,小股東們要一個月賺兩萬塊薪水都不容易了,沒有道理讓公司股東們苦哈哈過日子,員工不僅生活無憂,甚至還反對公司政策。
 他認為,也就因為這樣的體制,員工工作和薪資都有保障,所以員工可以無視於公司毫無績效,甚至和公司唱反調,勞方比資方還強勢,他希望公教人士用一般百姓的角度想想,當薪水一個月只剩兩萬塊,工作不再是鐵飯碗時,還會繼續反對博弈產業嗎?特別是公務員的下一代,不見得還可考上公務員,生活未必有保障,支持博弈產業,不正是給下一代一個機會嗎?
 趙自致說,澎湖這家分公司經營毫無績效,問題出在環境,不少土地上還有墳墓,嚴重破壞整體景觀、、、,光從外表看,投資者會興趣缺缺,這就好像身體上長了腫瘤,當澎湖體質不夠健康時,當然沒人有意願投資。
 但透過觀光博弈產業的誘因,投資者願意投注百億資金在澎湖時,可以有效改善整體景觀與環境,澎湖的投資環境變健康了,就可以陸陸續續迎來更多投資者,澎湖這家分公司營運就能上軌道,公司營收成長,股東也有錢賺,不僅經濟自給自足,還能成為全國各縣市中的模範分公司。
 他覺得澎湖人包括公教人士在內,應該用這樣的思維看待博弈產業,用企業經營的眼光,和公司一起努力,不再成為總公司的拖油瓶,當澎湖經濟可以自給自足,澎湖人在總公司自然可以大聲講話,不用再哀求總公司多給點關愛,這是澎湖要努力的方向。

匿名 提到...

趙自致的思維實在令人毛骨聳然...

Maco 提到...

澎湖的蕭條及了無生氣,是誰造成的問題?除了每年由中央撥下來不少的經費,我們的觀光資源這麼豐富,只要有好的行銷、企劃及管理能力,我們光是在觀光這個領域就可以有很好的發展,更不用說在綠能以及生物科技其他方向,可以有多少的可能性。澎湖真需要賭場?我們如果沒有更宏觀的思維,就會落入這樣的思考陷阱。

看看以往所推的案子,包括最早期的白沙海園、後來的隘門沙灘、林投沙灘水上遊憩區的規劃、乃至於去年才發包出去的時裡貝殼灣,都是不成功的案例。

我們應記取教訓,在任何開發案要推展之前,應審慎研究,以找出最好的可能方案:最能長遠發展,而且不會造成永久傷害。以澎湖發展來說,建賭場是最下下策,因為我們輸不起,但又一定輸,因為不管賭場發展如何,對澎湖的永續發展肯定會造成很大的傷害,對澎湖人的傷害會是好幾個世代。

賭場能給我們什麼?如果它先把我們所有的一切都剝奪了,我們還需寄望它給我們什麼??澎湖人確實是在一艘船上,我們要同舟共濟,我們在思考末來時,千萬別忘了我們「未來的主角」--我們的孩子們,想想他們將來的可能願景,知道他們是站在一個國際的大舞台上,保留愈多自然與人文,就顯得愈有競爭力,愈彌足珍貴的變動世界中。我們要不要賭場的答案,或許會更清晰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