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2日

博弈選在離島澎湖開放,根本就是死路一條!(by張景森)

〔記者王孟倫、胡清暉/台北報導〕「博弈選在離島澎湖開放,根本就是死路一條!」前經建會副主委張景森表示,馬政府把觀光博弈設置地點限縮在離島,極不理智,完全是政治考量,他預估,「根本不會有任何業者去離島投資觀光賭場」,這只會淪為政策空包彈!

日前來台出席研討會、被形容為「澳門學術界賭王」的澳門大學博彩研究所所長馮家超也曾評估,澎湖受限於電力、人力資源不足,加上十二月至二月的東北季風,恐影響飛機起降,他認為澎湖的賭客逾半仍是來自台灣、澎湖當地;並建議初期不要發太多牌照,維持兩至三家的規模,採取循序漸進的發展。

張景森曾任八年經建會副主委,並親自策劃博弈政策,對於博弈開放鎖定在離島,表達難以置信態度。他說,博弈問題牽涉很廣,既然確定要開放,就不該有本島和離島分別。他認為,以管理方便,具有阻隔性,做為離島設置博弈的理由,根本沒有說服力;若博弈真的這麼差,幹嘛放在離島,政府不是要促進離島發展嗎?若能做好管理,選擇本島或離島又有何差別?政府的理由顯然是「硬拗的」。「決定要把賭場放在離島,完全是政治考量!」張景森直言,說穿了,這項政策目的是在收買澎湖居民,也是兌現馬英九的競選承諾。

但張景森提醒,這只是個政策空包彈,因為根據他的研究與接觸,未來不會有任何業者到澎湖投資博弈;他表示,若以目前最新規劃觀光賭場的投資門檻為十億美元,等於新台幣三百多億元,有理性的國際業者,當然不會選擇台灣的離島。

他說,當初美國拉斯維加斯的金沙集團也曾公開表示,不會選擇到澎湖蓋賭場,因為這麼高的投資金額,風險實在太大。

3 意見:

澎湖志明 提到...

非常悲憤、非常可恥、非常無理,這樣的政府我們還要嗎?

ws 提到...

而且非常可笑!

憑甚麼澎湖居民要這樣被愚弄?

說(帖)是政客的嘴,收(錢)也是政客的手!

你們要的只是一張選票,好讓你們繼續玩這種沒有良心的遊戲嗎?

... 提到...

子曰+馬曰:不有博弈者乎!
【聯合報╱王作榮/前監察院長(台北市)】

2009.01.14 03:31 am


我是一九四○年代在國內外大學與研究所讀經濟的,我的主修是貨幣學與金融,涵蓋經濟循環。來台後,為適應工作需要,才轉向經濟發展,荒廢了舊業。後來做官加年老,舊業已隨歲月去,壯志未酬,白活一生,無出息。

在當時,一九三○年代經濟大衰退才過,外國同行言必稱凱因斯與經濟循環這兩門顯學,我當然有所涉獵。因此在一九八○年代有「王蔣大戰」,我頗受台大經濟系內外少數「蔣幫」攻擊與歧視,現在凱因斯似乎有重起之勢,我很慶幸我能活到親見。

解釋經濟循環的學說多而雜,連太陽中出現黑點影響農業歉收也是一說。我當然有「王氏學說」,而且成「一家之言」。我認為人類進入工業社會後,經濟發展與循環便受重大發明的影響,如蒸氣機、紡織機、火車、汽車、電氣、電子資訊等等。每一次一個重大的發明,便衝擊經濟繁榮十年二十年或更長不等。以後衝擊力逐漸消失,經濟發展停滯,等待下一波的重大發明,如此循環不已。另一個重大因素是國際性的大戰。無論備戰、作戰、復員重建,對經濟繁榮與就業都有重大的衝擊力。

羅斯福總統挽救經濟衰退的新政,大致與凱因斯主張相符,財政政策是主軸之一,但經濟衰退直到一九三九年二次大戰爆發才告消失。

二次大戰後,由於作戰需要所發明的生產技術與管理及產品,大量移轉民用,衝擊經濟繁榮,造成戰後將近三十年的經濟繁榮,僅有小波動而已。

這次嚴重的經濟衰退,美國銀行的腐敗只是表面的導火線,基本原因是舊發明衝力漸失,新發明難以為繼。美國及若干進步國家拚命撒錢救銀行,未能針對問題,瞎掰。台灣東施效顰,更差。但如加大籌碼,方法正確,其衝力足以與新發明相當,仍然有效。所以這次經濟復甦除非有新發明或大戰,可能需要很長的時間,不是今年明年的事,大家等著熬吧。

其次,談到大陸經濟前景,大陸江山千萬里,人口十三億,地大而物不博,各種建設遠遠落後於西方進步國家,各種公共建設投資需要多而大,如果不受財政限制,或政府能籌集資金,用於公共建設投資上,足可造成重大的經濟衝力,維持其成長率在假如說百分之八上下。中國有魄力與能力做到。

再就台灣來說,挽救經濟衰退與失業,有兩個利基:一、國內公共建設嚴重缺乏及欠維護,有極大投資以擴大內需的空間;二、依傍大陸、徹底打開大陸市場,大樹底下好遮蔭。請讀者參讀一月十日聯合報花旗環球董事長杜英宗與經濟學人雜誌亞太區總編輯高達德的談話。我們是英雄所見略同。

最後,我要指出,人類經濟的根本問題是生產技術及效率進步太快,地域分配不均,生活所需資料經常供過於求,造成長期衰退。解決辦法是減少工作時間以減少生產與供給。由一周工作七日才能維持人類的足夠的、合於一定水準的生活資料,減為一周工作六日,再減為五日、四日、三日……。不過問題又來了,以如此多的閒暇時間,何以遣此有生之涯呢。這個棘手問題,孔老夫子與馬大總統已經聯手解決了:「不有博弈者乎!」於是馬政府便合作通過了博弈條款,他們才是真正未來學派的學者與大預測家。

【2009/01/14 聯合報】@ http://ud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