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2日

賭場真能救經濟?(1月12日中時社論:by葉智魁)

立法院在本會期結束前夕,由國民黨主導強行表決通過「賭博合法案」(博弈條款),所將帶來的問題與後遺症值得全民一起來關心。
 機會與易及性的因素會造成賭徒人口的增加—因為賭徒人口會隨「賭博機會的多寡」及「賭博場所的易及性」而波動。如果社會上能夠接觸到賭博的機會越多,或是賭博場所越易及,賭徒人口自然會隨之增加(原本並非賭博人口者,因而變成賭博人口的機會大大地增加)。基本上,「開放設置賭場特區」正意味著「能夠賭博機會增加」及「賭博場所的易及性增大」,因此,對於賭博相關問題而言,只會產生負向推波助瀾的效果,非但原來的賭徒依舊會是賭徒,原來並非賭徒的人則有更多的機會成為賭徒,一旦這些新增加的賭徒人口超過了「特區」的容納量,他們便會另覓途徑去滿足自己的賭欲,而賭博相關問題也只會隨之惡化蔓延。
 對於原先發展條件不佳的地區,「觀光賭場」所吸引到的人,往往並非是「觀光客」而是「賭客」。一旦來者是「賭客」,就不太可能從事觀光活動,對觀光發展當然就不會有好處。另外,「觀光賭場」對本地人的吸引力,並不會小於對外地人的吸引力。一旦當地住民被吸引到賭場裡面賭博,對地方的生產力與經濟發展而言,怎麼可能會有正面的影響?以下所舉出的例子,就是相當好的證明。
 芝加哥論壇報(Chicago Tribune)的報導指出,芝加哥市民在該州賭場合法化的前一年,前往拉斯維加斯與大西洋城的統計有七十六萬人次,該州之河船賭場合法兩年後,也就是一九九三年,前往拉斯維加斯與大西洋城的人次依舊維持在七十六萬。但是,前去賭場賭博的人次卻由九十萬兩千人次暴增到兩百五十萬人次。該報所做的調查發現,Aurora之河船賭場七成左右的客源是來自鄰近的區域,只有三%來自外州。顯然,賭場的易及性增加之因素,大大地擴大了芝加哥地區的賭博人口,而這些人也大多成為鄰近河船賭場的最主要客源。無庸置疑,所增加之近一百六十萬的賭博人次,及每年耗損在賭博上的時間與金錢,對芝加哥市與伊利諾州之產業經濟所造成負面衝擊難以估計。
 根據Smith and Hinch的研究,加拿大的賭場並非吸引觀光客的賣點。一份一九九六年的資料顯示,紐奧良之賭場的客源當中居民占了六成。
 據愛荷華州立大學針對河船賭場對當地商家影響所作研究調查顯示:一成二的商家表示生意有成長,兩成九表示生意變差,六成表示沒有影響。另外,這份調查亦指出,愛荷華州河船賭場的賭客有九成四是該州的州民,而且其中有將近三分之二是賭場所在郡的住民,其他許多美國與加拿大的研究,也都顯示了多數的賭客都是在地人,對地方觀光發展並無助益。
 賭場業者一再宣稱賭場可招來觀光客、帶動地方產業、協助振興地方經濟。但美、加發展賭場典型經驗卻告訴我們,除給莊家(投資者、利益團體)帶來龐大利潤外,開設賭場的地區(除了極少數特例如拉斯維加斯)非但未給地方招來觀光客,反而因提供合法賭博場所,讓許多當地居民將自己血汗錢送進賭場,此外更對當地的非賭博性產業與地方經濟帶來嚴重(甚至是致命)的衝擊。另外,Nichols等針對八個社經背景與人口條件相仿之開設賭場的區域所作的研究發現,有七個區域發現當地破產率有提升的現象,其中五個區域還呈現統計上的顯著相關。
 顯然,開設「觀光賭場」絕非地方之福,「賭場合法化」非但無法產生振興地方經濟效果、也不見得會帶來觀光客,反而會嚴重打擊原有產業、增加破產率、重挫地方經濟,甚至進而導致「經濟陣亡」的現象。
(作者為東華大學運動與休閒學系/觀光暨遊憩管理研究所教授,目前為美國北亞利桑納大學訪問學者)

1 意見:

澎湖小澤 提到...

這種財經情勢下在台灣,而且是在離島開設賭場,無異是在自殺。這些賭場不可能賺錢,人民也不會有任何好處,只是讓我們失去家園罷了。所以說來奇怪,要不是為了其他目的,像炒地皮或洗錢,很難相信政府會通過賭場案。地方父母官就是要為人民守護幸福,而不是把人民推入火坑,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