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4日

島民與賭民,一封寫給親友的信 (by Wanshuen Tsai)

Dear各位,

今天下午,一堆昧著良心吃人民納稅錢的委員大人們,在運用了多數暴力的手段下,博奕條款"順利"過關了 (哇!好厲害,給他們拍拍手) ... 雖然這樣的政治生態令人灰心並且作噁,不過我們手上所擁有的,最小也最大的力量,畢竟還是在我們的聲音,以及那同時能害慘我們自己,也能夠改變某些重要體制的"一票"(我不講"神盛的一票",是因為有很多人根本不值得擁有這神聖)。


公民的權力之一:去監督,質疑,甚至去奪回我們所賜與他權力的人,及其所代表的治理方式。





檢視隨手點閱的兩篇報導...

今晚讀了目前網路上關於三讀通過的相關文章,有半數以上的媒體報導普遍抱著疑慮甚至憂心的眼光,顯示多數民意並不太認同這項條款的通過,以及它通過的方式。


隨手挑兩個報導談談 (斜字部份為報導內容摘錄):


1. 面對博奕條款通過後,幾個本島縣市虎視耽耽的希望政府也開放本島發展博奕,以及部份民意對此法的質疑,總統府竟回說:"修法只是把障礙解除,離島是否發展博弈,取決兩項要件:地方民意是否贊成,其次是地方政府是否準備好。 "(聯合報╱記者李明賢、何明國)

這種態度很可怕,似乎把國民黨團與無黨聯盟之間的密結,以及在立法院公然使用多數暴力,還有當初為了總統大選拉票,而向地方選舉勢力大口承諾要推動此條款的種種行為和責任推得一乾二淨!講得好像這個條款完全是地方人民和地方政府的事!!


2. 博弈稅收可觀 澎湖老弱年發2萬



縣府說"以觀光為主、博弈為輔的「國際觀光度假區」"...縣政府已整合至少四處開發基地提供財團開發,目前曾與縣府接觸的國內外財團,約有廿家,包括馬來西亞雲頂及成功集團、美國哈利士、澳洲皇冠集團、澳門賭王何鴻燊兒子何猷龍、美國MGM、南美洲鄧氏集團、韓國華克、中東杜拜。還有和劍湖山企業合作的英商湄京公司、大澎湖國際渡假村、澎湖海洋開發、與喜來登集團合作的達步施及普騰開發公司、←裡度假村等開發案。進度最快是達步施位在馬公市第三漁港的「福朋」及「喜來登」兩座五星級飯店已經動工,英商湄京的「風櫃渡假村」則已取得建照。以上縣府驕傲地列出的都是一些吸錢不吐骨頭的財團(無論是跨國或是台灣的財團),而且光只是"接觸過"而已,縣府就敢拿來講得好像已經都要談成了似的(其實多數都對在澎湖投資一事沒有多大興趣了)。

世界上絕大多數的財團,都是以消耗地方資源,充實自己資本為營運方式,絕少聽到當地的居民能夠以平等的方式受惠。甚麼是"國際觀光度假區"呢?在我看來,其實就是"全球化國際資本集中轉出區"。大量資本進來,吸付在地方資源上,以消費而非永續的方式製造一時且非均質化的經濟模式,然後集中在少數人或利益團體上,再轉出,集資,接著進行下一個他們獵金的目標...(有點像血蛭),多點投資,減少風險,集中管理(所謂的專業經營)。而這樣的財團和可以想見的經營模式,如何能夠以澎湖觀點出發為地方著想?這樣的"國際觀光度假區",想要吸引已經有澳門,新加坡和東南亞...等等眾多鄰國賭場可去的中國人,和本身已有賭場的日本及韓國人,真的有那麼容易嗎?而以"國際觀光度假區"這樣的價值觀和經營點,非常容易將澎湖的地方特色一下就抹煞掉,或者頂多只是把這些特色變成一種'看板',那麼,為何觀光客需要大老遠跑來的澎湖賭場呢?即使這樣的模式能吸引一些觀光客,他們的素質也是跟吸引他們來的觀光因素成正比的,那澎湖的文化及生態永續還會有希望嗎?我也在其它報導裡看到未來財團所集資的觀光飯店,有一些除了要附設賭場外,還要蓋海上平台,"推廣"水上摩托車...等等各種破壞水域及潮間帶和消失中的珊瑚礁生態的活動... 這就是大財團的真相。(這類破壞環境的設施就是造成墾丁國家公園在幾年前被世界國家公園組織除名的主因之一!)


快速的,非在地文化的,移植的,大量的,非永續的,用過即丟的心態,總之,一種早已過時而且極為危險的經濟模式,仍然被部份政客和可惡的商人所推崇著(他們是毫無想像力與永續思考,該被時代淘汰的一群,卻擁有並壟斷眾多的社會資源 )。實際上,這種經濟模式造成了越來越大量的資源分配不均,可說是所謂M型社會的形塑者之一。而且,它所影響的面向因為其型態(政策推行+跨國財團+政商勾結),影響範圍比一個不肖地方經營者所能帶來的,不知要大上多少倍!因此這是根本是屬於全民的問題,而不是只有澎湖人才該來決定的!


文末還提到未來的博奕稅收的局部應用:縣府將運用在增進社會福利,包括六十五歲以上老人及幼兒每人每年發放二萬元補助金、縣內高中職以下學雜費及午餐費、離島交通補助全免。這是指當賭場和周邊設施有賺到很多錢時。看起來似乎不賴,但萬一稅收並不如他們所大膽臆測的,可能景象就沒那麼美了(實際上算一算也實在沒有多少錢)。但是,以下種種問題仍舊會發生:

博弈可能對社會產生的負面影響,包括治安、對非賭博性事業的衝擊、環境與生活品質受影響、個人及社會價值觀的巨大改變等,也將提前因應。 這些連他們自己也承認是"巨大改變"的問題,到底誰能夠,而且該如何"提前因應"呢?環境的破壞或死亡問題,就以前到現在我們對澎湖環境的破壞和政府的"因應"方式來看,誰能夠相信我們英明的政府真的會有適切的因應之道呢?


澎湖付出的代價會不會太大了?



身份是甚麼...




我們這一代,似乎跟家鄉沒有太大的關聯,家鄉似乎就是不小心父母在那裡生活,所以把我們生在那裡,並在那裡受基本教育的地方...。其它的呢?似乎是種點綴,就像台南人會說"我們有很多好吃的小吃喔"這種點綴,就像回家可以到處看到海,吃到新鮮的海鮮這種點綴。與其說那是一種身份,不如說是一種生活條件。但除此之外,澎湖對我們來說,還剩下甚麼呢?回鄉經驗是搭飛機而不是坐火車?一年回去兩三次看看家人吃吃海鮮?偶爾在台北見見老同學扯扯淡,磕個飯後閃人?抱怨那裡醜房子蓋得越來越密,消波塊和沒人在用的水泥漁港越來越多,地方沒人才而且沒腦的官員越來越囂張?跟家人聊天的內容越來越跟自己的生活或工作內容沒關係,自己越來越跟地方發生的事情脫節?


我這陣子常常在想,"身份"是一種建立與累積的過程,就像工作職銜,就像為人父母,就像變成打ps2專家或蛋炒飯達人... 身份是要去付出一些代價或努力來"獲得"的。我們當然都是"澎湖人",但也許都將不再是,因為將來我們之中可能沒人要回澎湖生活,可能沒有人的小孩會在澎湖出生...。我們的工作內容可能也跟澎湖這塊土地八竿子打不著一塊...。不過,到目前為止,我們不但受到這片土地的滋養長大,我們也都還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在"消費""享受""使用"或"關心"著這塊土地...。或許,我們也該想想能夠如何"延續"和"創造"它,甚至再次去定義它,想像它,描繪它..。因為沒有這兩種心意和行動,不用說澎湖,任何一個地方都會很快完蛋。當我們自認為是"澎湖人",我們在說的是指出生地,還是一種身份?


我記得很清楚,博奕條款這檔事從我們高中時代一直耳聞到現在,早從那時起我們就心知肚明(即使身為"小孩"),那是場大人們的"黑暗金權遊戲",我們頂多也只能跟著身邊的大人或同輩煞有介事的搖搖頭,然後不理它,因為我們被教導一旦遇到這一類的問題,只要乖乖唸書就好,不必多問,沒我們的事。即使到大學,甚至出社會,我也常聽到一句長輩的話:做自己的事就好,最好別惹事。

現在我們都快要或已經30歲了,沒有人能夠再有那麼多懵懂的權力和藉口。而且每個人都已有了自己的人生目標,也都有一番政治見解,和一些獨特的生命體驗,回顧成長歲月,我們也都多少能判定甚麼對我們是好的或壞的,珍貴的或浪費的?但是對家鄉的一切,我們中的大多數似乎都始終"無能為力",還是"從未出過力 ",甚至從沒發出過一點聲音?




現在需要我們說出來...



這是我這兩年來不時對自己提問的一些想法,當然在思考的當下並不是以這麼清晰的方式出現,趁這次機會,也讓自己釐清這些思緒...而"澎湖設賭場"的問題,從三年前陸續關心,但不外是偶爾讀讀資料和相關報導,頂多咒罵一頓。然而現在這些問題近在眉睫,加上立法甫通過,人民剩下的唯一機會,就是公投,況且這是種偷吃步的公投方式(僅需實際投票人數過半即視為可行),我們是該發出一點聲音了!


前些日子在網路上一篇討論此議題的文章後頭,看到有人說"澎湖就是缺工作和缺人才,所以一定要設賭場,這樣年輕人和人才才會願意回來"。這句話看得我心裡直冒火,我在想:他在說的族群是誰啊?不就是我們這樣的人嗎?如果我們這些在外工作,而且還稱得上"青年"或"人才"的一群再默不吭聲,這種惡劣的支字片語就能欺騙很多人!但他代表了誰?憑甚麼製造這種恐慌與虛假的證言?


今天立法院前的抗議活動,身邊有幾個朋友明知不能阻擋甚麼,還是大老遠或排除萬難的去了,為的是以澎湖人的身份表明反對的聲音和立場,我很佩服。我自己無法去到現場,只好盡力發消息...希望有更多人關注和討論。幸好在這個議題的一開始,始終都有各種抵制的聲音與努力不懈的團體,在幫助人們(例如我)釐清或思考種種利弊關係。


下午在工作中,一想到今天的表決極可能強勢通過,簡直都快哭了。我想,所有住在澎湖,關心環境和文化的人們,他們的感受一定比我還強十幾倍。我很為他們感到不捨。因為返回家鄉,或在家鄉生活,都是一種值得被尊敬的選擇,但似乎沒有人問他們為甚麼原因回家,甚麼是他們努力根植的,還有甚麼是他們所期待的澎湖明天,所期待的孩子生長環境?

前天在msn上跟朋友中的幾位交換了不少意見,發現大家都很憤怒不平,更覺得我們應該要彼此聯結這些聲音與力量。希望支持這個立場的朋友們,能夠採取行動,將訊息傳給越多人越好,並且設法獲得家人的支持,去投下反對票,也鼓勵他們能出一份心影響身邊的親友鄰舍。

和所有決心面對未知,冒險穿越海峽移民到這些島群上定居的祖先們一樣,我們需要懷抱想像,一步步踏出一條能走得長遠的路。澎湖的未來,再也不要由貪婪短視的政客替我們決定。

2009,1月12日 澎湖湖西子弟

5 意見:

Maco 提到...

好希望澎湖人多談自己對於澎湖母土的情感及博弈的想像,就像本篇作者一樣,因為真實的情感最珍貴,將來澎湖要走的路應由這樣集体的表述來決定。

張小甄 提到...

請繼續加油!請堅持到最後,替這座美麗島嶼留下永遠的淨土

ws 提到...

謝謝張小甄在網路上的抗議現場錄影,讓許多人可以更詳細地了解抗議者的訴求,並深入議題的核心。希望能有更多人將這些珍貴的資料流通在各種管道中。

因歷史與地理因素,澎湖長期在台灣政體上扮演著”順民+愚民”角色,但澎湖土地所蘊養出的純樸之心,終將能幫助一部份人民判別出這片土地上的生命需求...

生命是不斷地在運動中尋找它最適切的發展狀態。鼓勵自己以及有同樣心思的朋友們提出自己的感受,因為政治與環境與歷史一樣,微小而真實的觀點永遠比誇大的意識形態來的珍貴。

Maco 提到...

印第安長老的一段箴言,送給WS:

你跟我說的故事是否真實 我不感興趣
我想要知道你是否能夠 為了對自己真誠而讓別人失望
你是不是能忍受背叛的指控 而不背叛自己的靈魂

其實也是送給我自己以及其他夥伴,希望我們更有勇氣面對各方的指控,希望自己做好準備,為了愛與信仰,堅持到最後一刻。

匿名 提到...

給澎湖人拍拍手,有守有為的澎湖人,鄙棄龐大經濟利益,守護好山好水,令人振奮,每年都要去澎湖玩。澎湖人,讚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