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4日

我所看見的台灣-博弈、自決… 離島下一個想像? (嚴長壽1/11,中時社論)

近幾個月來關於離島未來的規畫話題不斷,博弈條款再度燃起澎湖人的期待,其他離島如金門、馬祖、綠島甚至台灣本島各縣市也躍躍欲試,彷彿博弈是經濟低迷下地方建設唯一的萬靈丹。最新消息是,經建會最近拋出金門免稅島的概念,研究仿照香港引進高檔消費商品兼及提供高級醫療服務的可行性。也有學者提出「大學島」,甚至更激進地主張辦理自決公投,與廈門聯合組成金廈自治區。或許這一切都跟大三通直航之後,離島過去階段性的小三通即將走入尾聲時,政府面對離島民意的救急方案。除了顯現出離島面對未來的焦慮之外,更彰顯了中央政府長期以來對離島的愧負之心。筆者認為關於離島的未來,政府似乎總是缺乏一套長遠永續的規畫。而不論博弈、免稅島或自決自治,都具有潛在的風險與盲點。
 從資源配置與使用,離島建設與開發是「高耗能」政策。從中央到地方政府從未認清,在交通成本及先天資源限制下,離島所需一切民生物資如用水及用電等基礎建設,根本就是耗能耗錢,且投資效益不易彰顯的事業。除非離島有其異於本島的景觀與特色,絕大多數先進國家大都先認清目標、限定範圍,十分審慎地在合乎經濟效益的前提下,節制離島開發。
 其次,不穩定的氣候將是離島觀光開發最大的致命傷。因為氣候差異帶來的季節性淡旺,當開發商無節制地擴充夏日旺季的供應量時,相對在淡季就將造成更大的閒置與競爭;如果包括加計政府配套投資的發電、海水淡化設備,道路、停車場及其他公共設施營運成本,政府直接的負擔將更不符成本效益。
 兩岸優勢是個相對持續發展中,存在著不確定且隨時可能逆轉的變化。免稅特區觀念是建立在大陸「目前」高稅率基礎上,當世界越來越平,一旦未來情況改變,離島或將再度「門前冷落車馬稀」。大學島則是建立在我們「目前」相對較好的師資與國際視野的前提上,而金門目前連現有中學以下的師資都難以維持,如何能吸引一流的師資與學生,甚至與對岸的廈門大學競爭?離島目前的基礎醫療服務尚稱不足,寄望開發高級醫療服務,又是人才及顧客兩難之處。不以長程永續的格局來規畫,離島的未來一樣黯淡。
 因此筆者認為離島永續發展的先決條件,必須先讓離島的在地人生存受惠為前提。從過去的經驗來看,大規模的投資建設案,往往在外地財團介入後,大舉收購土地,本地人在一次性的土地交易後,子孫都將淪為打工仔;一旦開發失敗後,開發商走人了事,開發失敗與後續處理又將由居民與政府概括承受。
 其次因為交通不便,旅客前來不易,因此旺季時要發展慢遊,觀光客來訪,最好能多停留幾天;要讓客人久留,不是靠景點多、節目多,而是讓遊客放鬆自在。順用環境優勢,減少人工斧鑿,大自然的變換就是遊客百看不膩的最佳舞台。
 最終,離島的發展要以尋找真正無可取代的優勢作為方向。以金馬來說,如能利用過去政府大量投資的軍事陣地,從國際引進一流的健康管理團隊,將現成的軍事戰鬥營區轉變為健康運動主題;藉由國際包裝行銷專家,以團隊紀律生活,加上趣味性的軍事活動,在具體而富歷史意義的軍事戰地,吸引全球遊客前來。這樣獨步全球的「健康戰鬥營」,不但將是台灣遊客的選項,相信對鄰近大陸、日本、韓國、香港甚至國際等地,也是獨一無二的新選擇。
 當世界各國正視能源枯竭危機,綠色環保、節能減碳與自然共存,已是全世界的主流議題與共識。離島開發要選擇耗盡資源,證明人定勝天的「賭城」舊模式;或者審慎找出自身優勢,與環境和諧共生的新自然取向?關於離島,我們需要更負責任的想像!

1 意見:

阿方 提到...

嚴先生每在最需要他的時候發聲,讓人感佩,這就是身為知識份子的責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