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5日

開放博弈,誰準備好了?(by嚴長壽)

據傳立法院將在本會期通過離島地區博弈除罪化的修法,以目前執政黨在立法院的絕對優勢,以及馬總統競選時對離島開發的承諾,離島地區設立賭場的腳步似乎無可阻攔了。
  對於公共政策的選擇,當然不會如同信仰或真理一般有著絕對的是非對錯,但是這一次全球金融風暴的起因,就在於少數操盤的菁英分子,違棄大多數投資人的託付,以超過常理的、過度自信的財務槓桿手法,惡劣地從中牟取公司與個人的獎金與暴利,進行高風險的金融豪賭。結果,牽動全球公民共同承擔損失。因此,當所有離島甚至本島各縣市執政者都在躍躍欲試,企圖引進國際博弈事業之時,筆者不得不再次「狗吠火車」,希望在博弈巨輪開動前,提醒政府與民間,仔細思考以下的所有問題。
  首先請執政者必須了解,如果博弈的政策勢在必行,也請在法案通過前清楚的討論,我們是要比照美國對印地安特區開放以博弈,作為協助偏遠地區開闢地方政府的財源為政策,或是要仿照新加坡以博弈開放,做為交換引進外資、擴大國際觀光開發的誘因?前者為降低對當地環境與文化的影響,則必定是限制在特定開發規模以內,後者則必須有更寬闊的腹地及大規模整體配套開發計畫,尤其必須說服全台民眾,付出代價是否能交換讓台灣一步到位吸引全球眼光,超越新加坡、澳門的永續觀光發展未來,如果這些都沒準備好,甚至於都沒有想到,那就是草率與不負責任,尤其近日爆發美國金沙集團嚴重財務危機事件,不可不深入了解並當做借鏡,這一再都顯示,開放博亦以繁榮地方,不是一個簡單法案通過就可解決的問題。
  就拿正在進行開發計畫的新加坡來說,新加坡政府對於未來博弈特區的經營型態至今仍有許多討論,而且已經開始對國人從事賭嗜防止教育,雖然博弈事業僅佔其整體開發案中極小的部分,但他們仍強調對於本國人收取高額門票以及容許任何一個家人可以無條件申報防治家人嚐賭,申請禁制令,以保護國人受害,防範可能引發的社會問題。韓國則自始至今完全禁止本國人進入賭博專區。明顯的看出兩國執政者,又想賺外國人的錢又怕自己人受傷害,此外,對離島居民來說,必須有的心理準備是,除了自然生態環境的改變以外,同時要考慮以目前離島的就業人口結構而言,若除去年長、年幼及學齡人口以外,本地實際就業人口目前大多集中於軍、警、公、教為主,博弈事業進駐未必就能保證當地人民的充分就業,反而將引入大量的外來人力。離島的整體人口結構勢將改變,日常生活、習俗與風氣必受衝擊。澳門目前面臨的就是青年人價值觀的錯亂、原有葡、澳文化的流失,在地草根的原生力量被國際資本勢力取代。
  除此之外,政府必須嚴肅面對離島資源缺乏,金錢買不回的生態巨變。台灣的所有離島幾乎都面臨著缺水、缺電的自然限制,也因此離島的開發必須優先考量的是避免對能源或水資源高承載的消耗性。海水淡化的每一度民生用水,政府補貼將近三十元,電費的補貼也相當沉重,無限制的開發,代表的是無限制的補貼與能源耗費,誰來埋單,誰又賺到錢?
  記得筆者在三十多年前帶團前往拉斯維加斯,當時所有前往拉斯維加斯的人們,幾乎只是為了體驗合法賭博的感受。而當時的賭城,除了賭,就只有依附紙醉金迷而生的色情行業、巴黎上空秀以及大型歌舞廳,由於當時黑道幫派仍然橫行,所以搶劫等治安事件隨時隨地可能發生。隨著MGM大火以後,拉斯維加斯進入低潮期,然後經過全面性的檢討、轉型重整,並引進大型國際會展、觀光開發、購物、家庭度假等正常的觀光經營策略,才使得拉斯維加斯起死回生。事實上我們鄰居的澳門,也同樣經過了獨占、腐敗又重生的過程,執政者不可不引以為戒。
  值此施政不力的強大民意壓力下,執政黨或許將開放博弈事業視為解決當前壓力的一帖藥方。筆者希望在道德勸說之餘,提醒各方有識之士,仔細思考前述的各項實質問題。務實地從成本效益以及國際經驗,檢驗台灣發展博弈的利弊得失,更提醒全民:台灣的未來,不能寄望於政策的豪賭,我們有權要求政治的理專們,仔細說明投資效益與投資風險,當賭上個人政治前途時,不能賠上全民的未來。

4 意見:

Maco 提到...

開放博弈,我們的中央與地方還沒有準備好,沒有詳細評估、沒有配套、沒有像嚴先生所說的選擇好什麼樣的發展策略:是拉斯維加斯還是新加坡的模式,什麼模式都沒有,只有賺錢一式。沒有策略與方法,只是政治分贓,是馬政府對於大選時支持他的政客的feedback。政府有無準備好要做賭場沒有關係,最重要的是利益必須要被分配出來,土地要被釋放出來,經建會配合演戲,立院法案要佈局好。所以大家請放心,這些有利益的政客與財團都準備好了,他們準備要利用土地轉讓與開發狠銷一筆,人民有沒有準備好不是重點,這不是人民所玩的遊戲,只要看戲,而且最好別出聲嚷嚷!

澎湖小澤 提到...

嚴先生所提出的都切中要點,特別是要求這些政治決策者要提出風險評估報告,並採取最佳發展策略。如果我們都沒有仔細評估就建賭場,那就是不負責任的,其後遺症,有可能賭上全民的未來。他說自己是狗吠火車,其實是自謙了,太委屈他。但也說出了一半事實:現在的台灣是非專業當家,這些決定台灣命運人的素質,唉…,重點是,又不肯謙虛學習,往用自己的位置及權勢來決定台灣子民的未來, 連嚴先生的經驗與專業都聽不見,這是台灣最大的問題。希望嚴先生別氣餒,人在做天在看,您已用生命為台灣的觀光史寫下美好的一頁,很希望和您一起努力,再為這塊土地及人們發聲。

偉文 提到...

堅決反對通過在澎湖博奕事業,金錢遊戲會毀掉離島純淨的生活,如果有機會選擇,相信島民不會同意,但前提是:要讓他們有對資訊充份透明的機會,所以多辦公聽會或辯論是非常重要的,這樣的公投才有意義!

張信連 提到...

以下留言是從連署平台上所選輯出來,可以來呼應嚴先生的文章,要感謝張先生:

發展觀光事業是能將在地的特色完整的表現,澎湖是我在海軍二十年所喜愛的,她有美麗的沙灘,群島的悠閒,有了賭場會使這些風貎全無,澎湖要展現出自己的風格。觀光不一定要賭場,但失去了自我的定位,賭場對觀光不一定能有所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