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0日

離島博弈案的爭議點,請大家一起來檢視!

1、這是馬英九總統在選前就提的政見,但是在選後的全球金融及經濟局勢急轉直下的氣氛中,他有無再重新評估,應該勇於為政策背書,把相關的配套談清楚,並尋求社會的支持,而不是推給經建會。而且「賭博除罪化」這會影響民生經濟福祉至深至鉅的重大政策更應召集各部會,並在社會上詳加討論仔細評估,而不是這麼草率就屢行政見。
2、經建會的評估報告說是交給專業,又說這不代表官方立場,既講專業,又沒有人肯背書。所謂專業,其實也變成了推諉的工具。如果評估報告不代表官方立場,為什麼是由經建會公佈呢?經建會的真正立場還是很模糊。
3、經建會原本要做國土規劃報告,但是後來也因時間蒼促,國土規劃報告也跳票。此點顯示經建會並未從大處著眼,去評估台灣整体發展方向,而是一開始就把離島往這方向推,再以「降低社會衝擊」來自我合理化。
4、經建會以民調做為重要依據,指出:根據政府今年七月完成的民意調查顯示,約有四成四台灣本島民眾贊成開放賭場,有三成七反對,其中,贊成者有四成五認為賭場應設於離島,只有一成不到認為應設在本島;離島地區民眾有四成七贊成開放,反對為三成六。我們對這樣民調的真實性存疑,經建會有必要交代這是如何得到的數據?用這樣的數據來決定設博弈在離島是否適當?
6本案從未開過公聽,沒有公開辯論。就連集遊法那麼沒有爭議的法案,都要開公聽會了。博弈案這麼具爭議性,竟沒有開過任何一場公聽會,明顯不符合程序正義。
7、經濟委員會經朝野協商就把公投門檻壓低。請回歸法律面,尊重公投法,不能因案設事,否則就應修公投法。
8、本案通過後,再經地方公投,離島就可開賭。這是會影響全民的法案,應由全民公投,而不是只有離島居民,因為:1、這與目前禁止賭博的刑法相左,要做這麼大的改變,除了修法外,也要全民公投。2、也因賭客多來自台灣本島人,應有參與公投的權利。就像核四公投,應是全民公投,而不是限於預定地公投。
9、行政院未考量賭博除罪化對台灣社會的整体影響,特別是無形的社會成本,而這會影響台灣未來發展。
10、未考量對離島地區的衝擊,包括治安、教育、文化、價值觀、生態環境、產業、基本生活等等影響。
11、它考慮設在澎湖,只有考量到對於整個台灣的衝擊,不僅不尊重離島住民權益,也不考量離島特殊性、不完整評估澎湖原本的觀光競爭力、不考量若台灣本島也開放,澎湖的開放就沒有意義、不評估失敗的後果、不了解國際金融局勢及賭業經營困境。
12、行政院對於賭場所可能引發的後遺症有否做好政策配套?賭場所引發的犯罪、毒品及色情等問題有無對治的策略?
13、教育是百年大計。政府對於賭場影響到孩童教育的問題,要如何解決?在澎湖變成賭博島之後,如果孩子在學校聚賭,如何教育他們賭博是不好的行為呢?
14,新內閣甫上台所標榜的「德勝於才」的價值觀是否還堅持著?賭場在澎湖的發展是否會對在地人的道德感及價值觀產生劇烈的改變?
15、這些決策諸公平常有參與賭博的嗜好嗎?知道賭癮是誘發性的,會愈賭愈頻繁愈賭愈大嗎?草率將賭博合法化的後果準備要概括承受了嗎?
16 、如果賭客都以台灣人為主,自己人賺自己人的錢好嗎?要吸引外國人來賭,一定要有相當大的規模,台灣還有足夠的財政能力嗎?如果引進外資進來經營,結果變成外國公司來賺本國人的錢,這對台灣的經濟會有幫助嗎?
17 、澎湖被很多觀光客譽為台灣最後一塊海洋淨土,「當你是美女時,何必入風塵?」把這麼麗質天生的地方拿來做賭場會不會太可惜了?

7 意見:

ws 提到...

以下的故事獻給相信環境與人的內在價值連結之重要性的朋友們。故事中有給予的學習,共生的勇氣,以及更深遠的寓意:


一位漁夫在河口拖釣他的晚餐。突然間,他覺得線上一陣重拉,有種東西非常強壯,將他的獨木舟拖到海裡。他相信自己抓到一條大魚,可以吃上好幾個禮拜,非常肥碩,是前所未有的豐收,令人驚訝,全村都會對他的英勇讚佩有加。漁夫一邊興奮地想像名聲與寬裕的物質生活,一邊捲線。結果他拉上來的不是魚,而是一具已經分解,肉被吃光的骨骸。那是一名數年前被憤怒的父親丟進海裡的年輕女性。害怕的漁夫試著擺脫骨骸女,但是她和他的釣線纏在一起,不管他的獨木舟往哪裡,她都被拖在後面。他連忙划回岸上,被後頭拖曳的骨頭和殘肉嚇壞了。慌張逃離時,他拉著釣線穿過海濱,將骨骸女帶進他的小屋,這讓他嚇得崩潰。依斯特斯(Clarissa Pinkola Estes)重述這個故事時,骨骸女仍然活著,但形容枯槁,被吃掉一半。她代表生命與死亡,是一個鬼怪。她提醒我們,有開始,就有結束; 拿了,就要還。漁夫終於平靜下來,瑟縮在角落,鼓起勇氣看著他”捕獲”的東西在小屋另一頭睡著。他開始可憐她,躡手躡腳地走過去,解開她頭髮上的釣線,除去海草,而且不吵醒她。他整頓並重排她的骨頭,幫她蓋上毯子。最後,終於不再害怕地睡著了。睡夢之中,悲傷的眼淚從他眼中流出。骨骸女醒來,爬過地板,喝下睡夢中漁夫的眼淚,長出新的身體,變回一個年輕的女人。


骨骸女 - 因紐特(Inuit)神話。

出處:看不見的力量(Paul Hawkan)

ws 提到...

在土地的生物限制下生存,可能是一個人所能追求最文明的活動,因為那讓我們的後代也能這麼做。

(看不見的力量 - Paul Hawkan)

Maco 提到...

WS所言極是,我非常認同,尤其是在這陣子閱讀珍古德的「用心飲食」之後,特別對Ws所談的骨骼女神話深有感觸。在"在土地的生物限制下生存,可能是一個人所能追求最文明的活動",不禁讓我想到書中的一段談全球糧食分配的話:


想像自己正坐在夏威夷一間咖啡店,把一包精製白糖倒進咖啡杯裡。你會知道你即將喝的糖。一開始其實是在對街工廠加工的嗎?但由於甘蔗還處在原始的棕色原料階段,於是被運往舊金山市郊的煉糖廠,將它變成雪白的細粒砂糖。然後,它必須被裝在小小的密封紙袋裡給咖啡店使用,如此糖就穿越美國本土來到紐學,在那裡經過包裝後,最後配銷到全國各地的餐廳,包括夏威夷的咖啡店在內。那一袋糖來回折騰一萬英里的加工路程,總算落到你的咖啡杯裡。



人類是地球演化史中最奇怪的生物,竟想跳脫生理、地域及自然的限制,成為不受約束的萬物主宰。其實這樣的妄念已開始嘗到苦果,看看全球溫室效應,看看金融風暴(特別是那些距離土地很遠的電子業及金融業受創最重),再看看以巴及印巴之間的仇恨方興未艾。WS所說的"有開始,就有結束; 拿了,就要還。"這一切是誰開始的呢,又是誰該還呢?

很高興WS提供這麼不一樣的視野,其實,談反賭是在談生活價值,也在談人與土地的關係。我們決定在什麼樣的環境下生活,是關乎我們的內在價值。無法想像有人決定犧牲環境來換取物質,那是毀滅的種子。

想想骨骸女神話中的漁夫吧,我們需要的是穩定的收入來源,而不是天外飛來一筆的橫財,這取決於我們如何對待土地,以及我們自己的心靈。

WS 提到...

回應maco寫下的珍.古德的例子,昨天一位法國老太太告訴我,不久前,在法國一條高速公路上,有兩輛貨運大卡車相撞,一輛來自西班牙,載滿了東南部的蕃茄(在不見天日的溫室下栽種的無味蕃茄,並導致當地水荒,現在靠淡化海水
做為灌溉用水),正在北上欲前往荷蘭。另一輛來自荷藍,載滿了蕃茄(也是工業栽種方式),正南下要去另一地(或許是西班牙!)。這個荒謬的情況正極致地說明了當代人類社會的經濟體現況!


保羅霍肯也在他書中陸續提到:

- ”人們被要求將信念放在經濟和政治體系中,但後二者已經汙染了水,空氣和海; 在30年內剝削社群,開除勞工,減少世上多數人的收入,創造一個充滿工業廢氣的同溫層,事實上,我們正在和地球玩骰子。人們不需要妖魔化企業系統,才能知道它無能對其負面影響負責。...隨著這些信念變得越來越不合時宜,改變世界的方式就是要改變人們的做法...。”

- ”布蘭德和西利斯創立了長今鐘,可以準時走一萬年,它會被安置在美國內華達洲一個國家公園的遙遠石灰岩洞裡,每千年報時一次。因為他們相信。較短的注意時間導致決策在較快的時間標準裡做出來;迅速的結果需要迅速的思考,造成一個縮短的,拙劣想像出的未來。這在商業上特別顯著,並滲透到政治,發展,經濟,建築物和計畫之中。” 這個計畫目標是以圖像和實體的形式將時間擴展開來,以創造一種心理的連續感,因而得以想像未來。它嘗試回復人類對未來這個概念的想像力。...因為有了孩子,生了他們,愛他們,教他們去愛和關心世界。不管知不知道長今鐘的存在,做父母的都希望它能繼續走下去,並祝福他們的孩子,孩子的孩子,以及孩子的孩子的孩子,直到12006年,都能綿延不斷。不管那是實際還是夢想,如果你不相信未來,如果你不願打賭,萬年之後,當鐘停下時,會有人在那兒哭泣,那麼,我就不明白,你為甚麼會生孩子。我也不明白,何以在你能力所及之內,沒有盡一切努力,來贏得這項賭注。


- ”能在自然中運作的,就得以保存下來...。”

- ”記得我們是誰,記得自己身在何方。”




這些觀點,無關冷硬的理論,而是在在都能直接印證到博奕條款的爭議性與問題核心。謝謝maco的回應。今天我們也得到蠻野心足協會的建議,其中之一是:蒐集國外反賭場經驗成功的例子(或者如你們正在努力的方向之一:公開澳門賭場經營後,陸續產生的問題),以及透過各種管道,讓國際輿論關心,發生討論,藉此凸顯國內政策的荒誕。

謝謝你的付出與努力,需要讓更多人知道。

阿照 提到...

有兩種遊戲,一種總是由上而下,由上面的人主導,施以各種說帖和承諾,去影響下面的人。但常常犧牲許多人的利益去讓一小部份人受利(通常是上面的團體或人)。這種遊戲被稱為有限的遊戲,因為它總有結束的一天。

另一種遊戲,是由下而上產生,目的。只相信對得起自己,而不是以競爭和贏為最大前提。這種遊戲的最主要目的就是能夠不斷地玩下去,為了遊戲能夠繼續,你的考量就必得更周密,而不是只想到現在。

我們只有一個地球,也只有一個澎湖!!

它不是幾個政客和財團可以玩弄於股掌間,下注一番,玩不下去即閃人的保特瓶!

多數的澎湖人沒有辦法向上述這些人一樣,待不下去了就換地方,或者乾脆移民!我們不能因為藉口不知道下一代的想法,就先隨意處置自己的家園!這個條法及相關報告裡有許多虛報與遺漏的地方,拿不出幾個足以信服人的數據,甚至沒有舉辦一場公聽會!就要硬行闖關,這是甚麼政府??甚麼地方政客??(不講財團,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以吸錢為本)

就連一般人要開家小店,也要先做詳細的規劃和市調啊!!

Maco 提到...

這幾天為了立法院即將於下週一表決博奕條款的事往返於台北與桃園間。常在車上、路上、小吃攤裡,看人,想想台灣這個社會有很多實實在在生活著的人,他們只想有尊嚴地活著,並且還可以有餘力尋找生命的價值…,這是台灣社會最可貴的地方。又想到這些決定資源分配與公共政策的政治人物們,唉,就覺得心情又掉到另一個星球。國民黨就不談了,從馬英九、劉兆玄、陳添枝這幾個博士決定了將影響澎湖,乃至於台灣甚鉅的博弈條款,但是連基本的守法精神也付之闕如。它閃避了刑法對賭博治罪的規定,也更離譜地把公投門檻降低,就為了護航政客與財團。這樣無視於法律存在、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可為了少數人的利益,把程序及實質正義都拿來踐踏的作為,會有嚴重的後果。這樣的案例很容易上行下效,執政黨的敗象已露,將來的任期只是苟延殘喘罷了。執政者最重要的其實是建立典範,讓人民追隨;樹立高標準,讓人民難以企及。而在野第一大黨民進黨也沒有好到哪,令人失望:李慶安的案子窮追猛打,一副見獵心喜狀,讓人看了都臉紅。他們根本忘了自己身為反對黨的角色:保護弱勢、監督執政、慢慢積累再執政的本錢。他們也忘了其更重大的責任:有多少重要的法案待審,有多少政府的違法該糾舉,有多少國家的願景該樹立。

WS所提的長今鐘:不管那是實際還是夢想,如果你不相信未來,如果你不願打賭,萬年之後,當鐘停下時,會有人在那兒哭泣,那麼,我就不明白,你為甚麼會生孩子。我也不明白,何以在你能力所及之內,沒有盡一切努力,來贏得這項賭注。

是的,我們都該有透視未來的眼光,這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事,是在演化過程中早就植入的晶片,只是我們常因眼前的利益而遺忘。人類的智慧就在這樣的耗損中消磨殆盡。我們澎湖人,要期待彼此盡一切努力,來讓我們的孩子繼續保有夢想的權力,而不是淪為金錢的奴隸。

ws 提到...

我可以想像這樣的工作需要多少信念與改變現況的希望才能繼續向前...。

回應maco的醒思,那就像一艘破了大洞的郵輪,船上的舵手和水手還在勸乘客們:睡覺前記得藏好自己的珠寶...。

台灣有一代甚至更多代的人被教育(主要是學校,但也是社會的)到想不起自己的模樣...。

歌手生祥曾有感而發地說到:台灣的政治人是所有各行各業裡表現最差勁,最不專業的一群。

或許因為他們根本志不在政治,政治對他們來說或許只是一種手段。當連投票都是”由上而下”的綁樁或誘勸手法時,政治(眾人治理之事)中”由下而上”的核心精神要如何才能被體現?

他接下來說道:於是我期許自己要在自身的專業裡做得更好...。

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