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3日

請馬總統以蒼生為念,制止博弈條款陳倉暗渡!(反賭博合法化聯盟)

總統過往之競選政見,容或曾對離島乃至本島部分縣市之開放博弈,業已有所承諾。但那是因為 總統周遭的部分政治人物,基於個人之利益考量,而以單面的促賭說詞,影響 總統對「賭博合法化」之認知。至於吾人「反賭博合法化」在政治、經濟、治安、生態環境等等方面之說帖,卻始終無法上達 鈞聽,讓 總統全面評估此一政見之利弊得失。懇請 總統在落實政見前,經過詳細評估,並找出切實可行的最適方案,這才符合 總統的原始美意。以本案而言,在 總統上任元年就通過,實在不是件好事。因為這樣關係民生議題甚鉅的開發案,若是草率動工,只會造成離島地區日後無窮盡的災難。

離島開放博弈,久已涉及重大利益之朋分。一位現任清廉立委及一位卸任立委,都曾前後告知:相關人等曾捧上兩百萬元之賄款,但他們因貫徹反賭理念,所以一絲不茍,全數退回。
試想,攸關台灣淨土之未來與 總統所熱愛之人民的前途,何忍將此一重大決策,交付立委之手?更且素仰 總統一向潔身自好,並以前朝之貪腐賄賂為殷鑒,因此倘若 總統知悉整個「博弈條款」成形之內情,必當深為不齒。

賭場就像長期禁錮在瓶子裡的妖怪,請 總統審斷:我們真要打開瓶子,把妖怪從瓶子中釋放出來嗎?

其次,再從澎湖人的立場,向 總統作一真情告白:
澎湖人在島嶼上至少有超過七百年的生活史,最近一次災難性的改變就是在二十多年前宋省長以離島建設基金之名,在各村里撥了款興建碼頭、堤坊與消波塊,把澎湖天然的海岸線葬送大半,使得很多美麗的沙灘就此消失。那是很大的浩劫,也是上一輩永難抹滅的鄉愁所在。

現在的賭場議題,是影響更超過百倍的浩劫,會使天堂變地獄。賭場的貽害除了破壞環境,更會摧毀教育與文化,把祖先所留下來的有形無形資產破壞殆盡。現在澎湖的有識之士已如驚弓之鳥,深怕被人性的貪獸一口給吞噬。賭場造成的問題很多,是純樸的澎湖鄉親所不能抵擋的!特別是那些純真善良的孩子,當他們容易接觸到賭博,會輕易扭曲人格與價值觀。

因為澎湖開發博弈的賭客來源是台灣本島人及澎湖人,國際賭客因區位及交通等問題,不會來澎湖消費。如果博弈特區經營的好,那麼代表台灣人染上賭癮者眾,這對於國民身心健康及生產力會有大的影響,我們會墮落為:不懂文化,滿腦子金錢遊戲的東亞病夫。而且,我們不會提昇太多稅收,也不會增加多少好工作,因為主要的經營者是國外賭博企業。如果它將來經營不善(這樣的機率很高),為什麼要把澎湖珍貴的土地及自然資源做賭場的開發,把它變成賭場廢墟,請馬總統想像一下,澎湖從「島嶼渡假的天堂」變成「破落蕭條的賭場城鎮」,這對澎湖人來說,是多麼不可挽回的傷害?

因此懇請 總統以蒼生為念,制止「博弈條款」陳倉暗渡。倘若囿於政見之局限,而無法收回「開放離島博弈」之承諾,亦請出於公正嚴謹之態度,而以「全民公投」方式,處理「賭博合法化」議題,救救離島的環境、治安及產業,且讓 總統摯愛之全台民眾,減受賭害之誘惑,避免離島因開賭政策,而出現「百業消條,賭業一支獨大」,萬劫不復的經濟黑洞!

1 意見:

聖文 提到...

馬總統若聽不進人民的聲音,也證明了他是在深宮大院裏施政,不知民間疾苦。而且,他沒有道德勇氣面對自己的政見如何兌現。一個領導人可以朝令夕改,只要為人民好,只要本於自己的良心。最怕的是執迷不悟,更不敢為自己的政策負責到底。台灣人還真可憐,走了個貪腐王子,竟又來了個硬嘴軟腳蝦,唉…